胡坚波:数字化转型正向社会治理、政府治理全方位迈进

2021-08-30 16:3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随着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深化应用,数字化转型正从经济领域向社会治理、政府治理领域全方位迈进,利用数字技术提升政府治理能力、促进地区经济社会全方位数字化转型,已成为世界主要地区顺应数字时代发展潮流、提升城市竞争力的战略选择。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杭州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时指出,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推动城市管理手段、管理模式、管理理念创新,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前景广阔。“十四五”规划纲要首次将数字化发展单独成篇,提出“构建城市数据资源体系,推进城市数据大脑建设”。

  城市数据大脑是地区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抓手

  城市数据大脑是综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以数据、算力、算法为基础支撑,实现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代城市数字基础设施。一方面,城市数据大脑建设有利于使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与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服务深度融合,提升城市精细化、科学化管理服务水平,推动城市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城市数据大脑作为政府治理者的全新工具,通过政府与社会数据融合和资源整合,有利于提升政府全局化、体系化数据分析决策与调度能力,为有效处理复杂社会问题提供了新的手段。

  多地以城市数据大脑为抓手推进政府全面数字化转型。近年来,城市数据大脑项目呈现出高速增长态势。截至2020年10月底,全国共有129个项目以“城市大脑”为名进行招标,平均中标金额约为5500万元,成为当前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热点。例如,浙江省有17个市县已启动建设城市大脑,建设普及率居全国第一。浙江省在推进数字化改革中提出,将依托城市大脑,打造一批跨部门多业务协同应用,为社会空间所有人提供全链条、全周期的多样、均等、便捷的社会服务,为社会治理者提供系统、及时、高效的管理支撑。上海市提出搭建“轻量化、集中化、共享化”的城市智能中枢,围绕数据协同、技术协同、业务协同,汇聚政务服务、城市运行感知、市场与社会主体等多源异构数据,制定统一的数据标准、接口规范、调用规则,实现跨部门、跨行业的系统平台数据对接。

  “六力”协同推进城市数据大脑建设

  城市数据大脑是一个复杂巨系统,建设运营涉及政府、企业、公众等多个角色,亟待建立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公众参与的多主体协同建设运营的生态体系。从政府角度看,要在加强统筹协调、夯实基础能力、有序开放数据、明确场景应用实效、搭建平台营造生态、完善规范制度等六个方面,形成“六力”协同推进格局。

  一是强化统筹明晰权责,形成政府多部门协同“合力”。政府建立健全支持城市数据大脑发展的组织保障,例如成立领导小组、探索建立“首席数据官”和联席会议制度等,破除跨部门业务协同壁垒,推动各级各部门主动对接,形成横向纵向全贯通、全协同的城市数字大脑联动体系。如杭州市成立城市大脑建设领导小组,由市委书记挂帅,6位市领导担任副组长,各区县(市)和各部门主要领导均为领导小组成员,强化高位统筹推进合力;同时,以项目为单元,建立政府各部门抽调的工作专班,统一集中办公,夯实权责明晰的推进执行力。上海成立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作为政府管理城市运行的职能部门,持续深化联席会商机制,对于需要多部门共同处置的事件,建立共同的规则和秩序,明确责任主体、规范处置流程。

  二是提炼共性夯实底座,提升技术和业务支撑“能力”。政府应重点发挥城市数据大脑作为城市新基建的核心引领作用,强化城市数据大脑的枢纽性、基础性赋能能力,夯实完善城市数据大脑关键共性技术、应用开发组件等共性支撑平台,通过构建模块化工具化能力,灵活高效地为上层应用系统提供大数据、物联网感知、城市信息模型等技术服务,以及信用、身份认证、底图服务、非税支付、电子证照等应用服务,全面赋能上层应用,成为城市政务IT服务统建统管资源池、城市级数字底图与底座主导方。

  三是有序开放数据资源,充分释放数据要素“生产力”。近年来伴随政府大力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改革、政务数据交换共享、政府大数据中心建设等工作,为城市数据大脑建设累积了数量庞大、价值较高的数据资源。政府应完善数据分级分类利用规则,明确特殊数据权限管理,建立“政企合作、管运分离、授权经营”的政府数据运营管理模式与机制,推进政府数据运营定向授权、企业对数据合规运营,探索政府数据授权运营试点,鼓励第三方深化对公共数据的挖掘利用,支持企业建立产品运营收益与数据运营收益并重的商业模式,推动政企协同深化共赢空间。例如,成都市率先出台政府数据授权运营的管理办法、组建国资载体和运营服务平台,对政府授权数据运营服务在源头监管,形成多方参与、积极创新的城市良性数据生态。

  四是明确综合场景牵引,确保城市数据大脑应用“效力”。城市数据大脑不应只做静态数据抽取呈现、不宜只重视基础IT能力投入而忽视业务场景驱动、不要与行业信息系统平台功能交织重复。地方政府要从本地区实际情况出发,以跨领域综合协同业务与典型应用场景为牵引、以跨部门实时数据综合分析为抓手、以业务数据提升管理决策效能为核心,着力设计并优化城市跨部门应用流程与场景,以更高视角、更全数据、更综合服务,强化跨部门跨领域业务调度与决策能力,例如疫情防控大数据、应急联动指挥等,实现城市数据大脑“屏前好看,幕后管用,平战结合,高效赋能”的效用目标。

  五是搭建平台创造生态,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当前城市数据大脑正从大规模建设阶段向多领域运营转变,基于城市数据大脑的整体性运营将极大提升城市竞争力。政府可指导并授权企业建立城市数据大脑平台公司,有针对性地提供设施运维、内容服务、产品运营、数据分析等增值服务和专业化运营、孵化、投融资服务。政府应着力打造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安商亲商的社会环境,以平台公司为桥梁枢纽,对各类投资主体一律同等对待,支持社会主体参与基于城市数据大脑的共享出行、智慧社区、智慧停车等盈利能力强的大脑场景建设,与各类数字技术企业共同构建新型智慧城市合作生态圈,带动当地数字经济发展。

  六是明晰规范制度,锻造城市数据大脑依规有序发展“内力”。有条件的地方政府,要结合城市数字化发展转型要求,探索建立结构合理、体系完善、协调配套、具有区域特色的城市数据大脑标准与管理规范体系,涵盖数据资源、安全保障、项目管理、数据开放等方面,为城市数据大脑依规发展提供指引。例如,杭州市作为城市大脑建设先行者,发布《城市大脑建设管理规范》《杭州城市大脑赋能城市治理促进条例》等标准规范和法规条例,将杭州城市大脑方案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化、法制化成果,为各地推进城市数据大脑建设提供了借鉴。

(胡坚波: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

标签:

责任编辑:陈宏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