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科技成为达沃斯关注的焦点

2015-06-24 23:06 来源:新浪科技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刚刚结束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两千多名企业高管在五天里进行了近百场的讨论。一个突出的议题是如何使商业可持续的发展,特别是在经济危机以后。 彼得·雷斯身为埃森哲可持续性服务的董事经理分享了他的见解:让我们从五点做起--稳定性、监管、限制、市场和执行。

  我在世界经济论坛参加了一个活动,当时出席的还有一些联合国领导人和来自各个行业的CEO。在那里我再次感受到,在核心商业策略及主流地缘政治中,可持续性问题日益突出。而甚至就在5年前,这都是无法想象的。

  我的思绪就此展开时,我在达沃斯领会到的5大主题跃然脑海,它们与我从很多客户那里所听到的也相符。而且它们看起来与达沃斯本身的核心主题也非常契合:商业领袖们都在考虑围绕“改善世界形势:重新思考、重新设计、重新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这5大主题从捍卫全球稳定性和资本主义合法性,跨越至采取行动的迫切性。

  这一活动的组织方是联合国全球契约(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由安南在2000年的达沃斯论坛上设立,用以与私营部门展开合作,以达成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庆祝它成立十周年之际,联合国领导人和商界领袖对目前的进展、眼前的挑战与机遇,尤其是对在未来十年中要履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所谓的“契约2。0”所需的领导力,进行了仔细的思考。

  辩论内容非常精彩,覆盖面也很大,远远不局限于气候变化,而是包括了环境、社会和治理等等在内的非常宽广的一系列问题。一方面,基调是严峻和富有挑战性。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的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呼吁看上去像“全球政治家”的商业领袖超越纯粹的利己主义,做出符合他们“全球政治家”身份的行动,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重塑世界。

  但是另一方面,商业领袖通常都感觉到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他们对负责和可持续经营的承诺依然掷地有声。尽管他们明显地感受到,经济衰退给他们的生产经营活动和投资能力已造成了巨大影响,仅出于生存需要,经济背景环境已经迫使他们把可持续性与核心业务目标捆在了一起。

  还有一种感受,即商业需要在顶峰时期非常专注于其目的所在:持续地、负责地实现财富创造、股东和利益相关者的经济回报。

  这是达沃斯的一个及时决定,因为今年埃森哲(我的雇主)正在牵头联合国全球契约CEO研究,以解析商界领袖对可持续性的看法。我曾在2007年为麦肯锡联合主导过这些采访,所以我很期待看到观点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研究结果将在6月份于纽约的联合国领导人峰会上披露。但是现在,从我与自己客户的讨论和在达沃斯的见闻中,我从来自各个地区各个行业的CEO身上看到了5大主题:

  1.稳定性:各个行业、地区的商业领袖都很担心,全球经济环境正在将资本主义和对自由市场的坚持置于险境。他们害怕,民粹主义措施和保护主义的复兴,会成为全球复苏和增长的刹车片。他们感受到,商界领袖和联合国迫切需要重申公司能够在创造财富过程中扮演正面角色,并且需要在创造财富时,以一种能够证实的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加倍努力。

  所以,仅仅为可持续性做一个“企划案”是不够的,还需要从一个更加基础的层面,“给业务找到理由”。

  2.监管:我交流过的商业领袖害怕将看到一波监管能动主义与干涉主义浪潮。他们害怕钟摆摇得太远。他们一般不抵触监管本身——实际上一些人看到了重新校准的必要,尤其是在金融市场中,这并非他们下意识的反应。更普遍的是,他们希望认真探索合作方案,例如自我监管和多元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我看到这里对创新和革新方案的兴趣更多是在于展示可验证的结果和建立信任。

  3.限制:经济衰退已经迫使商业领袖,坚持一位CEO所谓的“需要层次理论”,仅为了生存。但是,不稳定衍生得更远了。CEO认识到了需要重申作为经济增长引擎的商业的核心目的和利益。他们还相信,如果一个负责的企业不和核心业务目标捆绑在一起,那么这个企业会受到实际限制,同时他们还认识到与那些在教育、医疗、气候变化等等方面更能施加影响的其他方合作的必要性,例如发展署和NGO(无政府组织)。

  还有一种对压力团体的“后座力”,它们给人的感觉是很快提出批评,但是在公开承认进步方面并不怎么积极,尤其是在金融和管理资源不足时。(例如,有时候甚至会出现你在可持续性方面领先时被骂,如果你没能做到,也被骂。)

  4.市场:CEO强烈感受到,可持续性问题与市场力量的相关性日益增大,尤其是消费者和顾客需求的增长不仅仅支持了可持续业绩(不过他们仍怀疑是否消费者和顾客愿意支付溢价),而支持了那些核心主张是关于在能源、水和垃圾等领域解决可持续性挑战的产品和服务。

  没有比在达沃斯围绕智能城市和从能源网技术到智能交通与物流等所有领域的智能科技展开的广泛会谈更加明显的了。

  5.执行:商业领袖似乎一次又一次地承认,“执行、执行、执行”是这个游戏的名字。他们日益明白可持续发展趋势和他们可能给各自行业带来多大的影响。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对于经营生意和向产品和服务植入可持续性这两方面想要达到的目的都有很好的战略眼光。

  然而,他们在整个组织的执行方面遇到了困难。而且是发生在从供应链到绩效管理,从新业务开发到打造组织与个人能力,将可持续性与收入增长、成本削减、风险管理或者品牌和声誉捆绑在一起等各个领域。所以实现和实施已经是一个大主题,而且看来一时无法解决。

  所以随着政界与商界领袖都在达沃斯“重新思考、重新设计、重新建设”各自改善世界的方式,很明显可持续性仍是摆在桌上的议程中的头号议案,而且正在越来越深地嵌入地缘政治和这所意味着的高性能商业。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