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谨慎观望三网融合

2015-06-24 23: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在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脑海中,以下假想,构成了他对未来美好“网络生活”的向往。

  历经金融危机一身疲惫的他,突然兴起想去希腊旅游,于是拿起手机通过“云网”进行搜索找到了东方卫视一部关于当地旅游的纪录片。然后打开电视,通过电视机终端将纪录片进行了下载。看完纪录片,他很快便决定了希腊行程。于是通过电视机屏幕上携程网的标记进入到了携程网预定了酒店和机票,并用遥控器很快透过银联系统进行了网上支付。

  当甘向人们描述这幅未来图景时,他的语调感性而高昂。这一天是6月8日,上海电视节组委会正在举办一个有关“三网融合”的创新论坛。然而,当他走下演讲台时,作为职业投资人,甘的理性和感性有了更多碰撞。当被记者问及“未来是否会在‘三网融合’领域进行更多投资”时,甘剑平表现出了保守和犹豫。

  甘的矛盾心理,代表了当下民间资本对于“三网融合”既爱又恨的心情。不过,这似乎并不影响广电系统以及众多设备、内容厂商,对于即将来临的这场“融合大战役”的兴奋和期待。就在前一天,国务院刚刚通过三网融合的试点方案。当广电总局科技司司长王效杰以坚定的口吻对即将公布的方案进行解读时,没人怀疑,广电系已经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中胜出。

  不过,也有人在窃窃私语。尽管广电系统描述的未来产业生态图景美好而迷人,但经历过互联网潮涨潮落的风险投资商们或许更有前瞻性:从技术角度看,网络融合后呈现出的新业态早可在互联网生态环境中实现,未来广电产业能否繁荣的关键更在于系统的开放性和市场化程度。

  这种担忧直指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当政策的"靴子落地",梦想中前程无量的三网融合究竟给广电带来多大的市场?如果说互联网的繁荣已经证明民间资本不可或缺,那么传统的广电系在三网融合时代能否与民间资本共舞?完美的融合方案最终会不会被大打折扣?

  广电的新业态

  对广电系来说,眼前经历的一切,仿佛在重温互联网发展初期走过的道路。当时人们并不确切知道互联网这个新概念会给生活带来多大改变,更想象不到由此产生的诸多颠覆如何改写商业发展史。正是这种不确定,给了广电人最大的想象空间。

  据了解,在即将公布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中,广电系统将作为主要行业监管者,获得进入电信相关业务领域的优先权以及相关新媒体业务发展的实际掌控权。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方案的重要核心,是使得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原来的行业管理边界发生变化。这就意味着,未来广电系统可以更多向电信运营商的传统业务渗透。

  据王效杰介绍,三网融合将分两个阶段实施,2010年-2012年为试点阶段,选择有条件的地区开展试点。广电在试点阶段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使得有线电视网络在提供数字高清互动广播电视服务的同时,提供互联网接入业务、互联网数据传送增值业务、国内IP电话业务等传统电信运营商服务。

  让广电人兴奋的另一个重点则在于,对于方兴未艾的新媒体,广电也拥有掌控权。王效杰强调说,未来广电播出机构负责IPTV、手机电视集成播控平台建设和运营管理,包括节目的统一集成和播出监控,EPG、用户端、计费、版权等管理,而电信网只负责传输和分发服务。

  在网络互联互通、屏幕交叉融合、资源共享基础上,广电系统可能由此诞生出新的业务形态。“过去提到广播电视,人们的印象就是中央电视台这类传统电视频道。”王说,三网融合之后,广电网可以提供很多不同类型业务。创新的广电业态,既包括全媒互动电视、直播交互融合数字电视、互联网与数字电视融合业务,也包括通信网与数字电视融合业务、物联网与数字电视融合业务,广电部门已经在编制规范和目录,准备在试点城市推出这六大类业务。

  除了新业态产生带来的想象,三网融合也是广电系统进行自我网络升级改造、加强管理运营的一个契机。目前全国的有线电视网络非常分散,以省为单位运营的有线网有15个,以地市为主体的有线网300-400个,而以县为运营单位的则有上千家。

  王效杰说,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已经明确,要成立一家全国性的有线网络公司作为三网融合的市场主体,这家公司将定位于大型国有文化企业,由国家投入资本金,也通过社会各方面以入股等方式进行组建。未来,这家公司将带领全国有线网络进行数字化和双向化改造,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下一代网络建设。

  集体兴奋的背后

  广电系统的热情在于拥有未来发展新媒体业态的主导权,而对众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来说,由此产生的真实收益才是参与游戏的最大吸引力。

  事实上,在今年的电视节上,但凡参展的设备、技术企业都会提及“三网融合”,声称已经推出了适用于三网融合的技术或设备。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热情高涨,烽火通信、中兴通讯、中天科技等相应设备商股票应声大涨。

  那么,三网融合给产业带来的市场机会究竟有多大?根据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发布的最新报告,三网融合在未来三年可带动投资和消费6880亿元。若将这6880亿元进行拆解,不难看出,设备制造和信息内容服务提供商将是最大受益者。

  根据邬贺铨的估算,在这6880亿元中,电信宽带升级、广电双向网络改造、机顶盒产业发展,以及基于音视频内容的信息服务系统建设的有效投资,估算达2490亿元;可激发和释放社会的信息服务与终端消费近4390亿元;数字内容开发制作、机顶盒生产与安装等将新增就业岗位达20万;由此推动的固网宽带业务将拉动GDP增长0.8个百分点。

  中国银联助理总裁刘风军认为,三网融合将改变用户的消费习惯,使得传统金融行业有机会参与到新媒体业务的发展中来。这种参与,不仅体现在支付渠道和手段的配合上,由于未来呈现于各个终端上的内容将更加丰富,银联也有可能成为相应内容的提供商,比如理财服务等。

  尽管如此,三网融合对科技企业的技术挑战也显而易见。英特尔行业合作与解决方案部中国区总监凌琦说,在新媒体时代,技术将从模拟走向数字、从固定走向动态。对于新媒体运营商和设备厂商,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开发出一个最佳的平台,使得用户在电视、手机或者电脑等不同终端之间切换时有一个统一、完整体验。

  “经验告诉我们,每出现一个新的终端,厂家就要重新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开发一次,开发成本很高。”凌琦说,必须通过创新来解决这个难题。

  另外,随着媒体大量数字化,数据中心管理也将成为挑战。传统媒体虽然有数字化倾向,但很多数据的存储和分发还是传统方式。如果更进一步,以互联网企业为参考模本,今天GOO GLE、 腾讯、百度这些互联网企业的数据中心已经是十万台规模服务器。三网融合之后,数据的膨胀将成为必然,如何管理这些数据和内容也是一个巨大挑战。

[NextPage]

  谁来投资广电?

  广电系统充满期待、设备制造商欢呼雀跃,不过,回归到现实,三网融合的实现还需要更为务实的支撑——钱。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即便政策向广电系统倾斜,单靠自身能力的广电系统也很难实现三网融合的目标,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缺钱。比如,仅仅是网络升级改造一项,支出费用规模就达上千亿。此外,三网融合的最终目标,除了对网络进行升级改造,最重要的是要实现新业务的大规模商用。互联网发展的经验已经充分说明,无论是在人才引进、激励还是在推动新业务方面,民间资本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广电总局正在为此进行多方面努力。王效杰说,虽然国家有线网络公司的定位是大型国有文化企业,主要资本金由国家投入,但是也欢迎社会各方面以灵活的方式参与入股和组建。

  那么,在政策靴子落地之后,三网融合究竟能否引发大规模的民间投资热潮?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无论是风险投资商还是业内人士,对此问题普遍持保守态度。

  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说,未来两年,三网融合推进的重点主要还是网络建设,作为风险投资商,启明对基础网络建设没有兴趣。而对于新业务模式的投资,甘认为重点还在于广电系统的开放程度。

  “现在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商业模式或者技术是否成熟。”甘剑平说,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广电系统提出的新业态早已能够实现,作为投资商已经随时做好准备,但最终是否进行投资,还要看广电网络究竟有多开放,广电系统多大程度上欢迎外来人才的进入。

  富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朱诚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不稳定的游戏规则让投资广电领域充满风险。一般风险投资商是不会参与广电运营的,而软件领域则因为同质化产品太多、投资机会也不大,目前看来,唯一可能具有投资机会的就是硬件设备。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2000年国家曾经出台规定,禁止外资参与广电系统投资。从历史上看,参与广电系统投资的企业,主要为大中型国有企业,但是最终这些企业的投资业绩都不如人意。在早期对广电系统投资的企业中,北大青鸟因为上市公司对业绩具有较高要求,很早就退出。目前唯一坚持下来的只有中信国安一家公司。

标签:

投稿人: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