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乾:深度解密“智慧地球”冲击波

2015-06-24 23:06 来源:国脉物联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在国内"智慧地球"风潮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专家李广乾博士是较早开始进行反思的人,相关质疑的论据,李广乾的思考也更为深入和具体。

  前段时间,李广乾博士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智慧地球"是个什么"球"?》,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不过,对"智慧地球"提出质疑似乎并不是李广乾博士的本意,他内心真正关心的,是中国在推进信息化道路上的成败得失,以及面对新一轮物联网战略机遇中国该怎么办的重大问题。

  三大潜在风险不可忽视

  新经济导刊:工信部表态要警惕"智慧地球"之后,很多人笼统指出,"智慧地球"对中国的信息安全有潜在威胁,但都语焉不详。您认为这种威胁具体体现在什么地方?

  李广乾: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考察"智慧地球"的这种潜在风险。

  第一个跟美国的反恐政策有关。我们知道,"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立即就出台了《爱国者法案》,试图运用技术和法律手段去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袭击再次在美国发生。但是,这个法案以防止恐怖主义的目的扩张了美国执法机关的权限,招致广泛批评。对于该法案,人们关注最多的是银行金融与图书馆信息安全审查,但是它也将直接涉及到大型互联网运营商客户的商业数据隐私问题。比如,美国联邦政府可以以"反恐"的名义绕开法院授权,直接强制索取企业商业数据,以审查和搜索恐怖分子的活动迹象。

  这个法案,对微软、IBM这样的企业制约实际上非常大,因为他们的商业客户也同样被暴露于政府行动之中。作为客户,我在跟服务商你签合同的时候你可以保证我的隐私,但是美国政府不会给你保证;进一步来说,如果我们的中国企业采用IBM的平台,那就只能受制于美国的《爱国者法案》。

  你可以想象,一旦美国联邦政府可以随时监控你的商业活动,随时调用你的商业数据,那么作为企业,你在美国政府面前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这就很麻烦。如果我们有很多重要的行业数据在微软、IBM这样的企业手上,那么潜在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这大概就是李毅中部长之所以担心的首要原因。

  新经济导刊:也就是说,如果中国企业成为跨国公司的客户,也就间接地受制于美国的《爱国者法案》,商业数据隐私有受到非自愿调查的可能。

  李广乾:是的,不管你愿意与否,你的隐私数据都将暴露在美国政府的监控之下。

  再看第二个问题。IBM的"智慧地球"少不了云计算,或者说是以云计算为基础的。云计算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它已经超越了一般的IT服务外包了,云计算已经从企业辅助功能服务切入到企业的核心业务决策。因而,未来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将对经济社会发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它不仅能够有效地控制一个企业,一个产业,而且能够控制所有接入云计算服务的企业和产业。

  考察IT产业发展的简要历程,我们能够更加清楚地认识云计算和物联网技术的潜在价值。在早期的计算机单机时代,微软和INTEL结成的企业联盟(Wintel)控制了整个计算机市场;近十年来的发展则见证了互联网时代以谷歌为代表的搜索引擎技术的巨大威力;未来十年我们将迎来云计算和物联网时代,体验IT技术的更大威力。这也就是IBM竭尽全力推广"智慧地球"的主要原因。

  在云存储这样的服务中,万一发生了技术或服务方面的问题,对客户来说容易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举个极端例子,如果云存储基地发生地震,数据全部丢失,怎么赔偿?这在法律上难有明确规定。但对于云计算提供商来说,我不可能赔你太多,最多赔付你10倍的租金,但10倍租金能有多少钱?客户肯定不能满意,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种损失将是毁灭性的。因此,云计算提供商和云计算客户之间实际上存在一个巨大的利益反差,当事双方被置于一个极大的不确定性当中。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说,只有等到云计算形成了一个相对竞争的市场格局、云计算客户能够在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之间自由选择、从而确保其业务连续性的时候,云计算才是安全的。

  另外,我还在琢磨另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产业垄断界定上的困境。前几天,我专门研习了2008年通过的《反垄断法》。我发现,《反垄断法》对"智慧地球"的经营活动其实没有半点抑制作用。因为"智慧地球"平台不涉及IBM与客户的资产关系,它的很多服务是一种特殊的租赁关系,要界定IBM的市场垄断其实非常困难。

  新经济导刊:综合您上面的观点,主要涉及三点:一是商业数据隐私问题,二是利益与风险非对称问题,第三个就是垄断无法界定的问题。

  李广乾:目前我梳理出的是这三个方面,当然其他问题还有待进一步探讨。实际上,有很多的问题,都纠结在法律层面和机制层面。

  新经济导刊:既然IBM"智慧地球"存在着这么多的潜在威胁,为什么它还能够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就抢占国内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呢?

  李广乾:是啊,真有点匪夷所思。除了IBM自身的营销手段外,我想有些现象是必须引起我们高度关注的。例如,一些大牌专家(如两院院士)和权威专业机构(如国家级的空间地理信息协会)都甘愿加入到宣传贯彻IBM"智慧地球"的队伍中,成为其超级"吹鼓手"。再比如,IBM与国内很多主流IT媒体都建立了所谓的年度战略合作关系,IBM每年都会向这些媒体提供合作资金。通过这种所谓的年度战略合作,IBM得以有效掌控国内的主流IT媒体。IBM不经营传媒业务,主流IT媒体也不用研究与开发IT技术和市场,他们之间的战略合作能有什么实质内容呢?从本质上来看,这些合作资金实际上发挥了双重的功能:一方面,它是吆喝费:IBM一旦推出什么新技术、新产品,这些媒体便大张旗鼓地展开宣传和报道,为其摇旗呐喊;另一方面,它又是封口费:一旦社会上出现了对IBM不利的事件,这些媒体便装聋作哑,搁置不报。这其实也是IT市场的一种潜规则。只是这种潜规则不仅腐蚀了我们的新闻媒体,也间接地影响到国家的产业安全。对这种现象,有关部门应该认真清理才是。

[NextPage]

  IBM:"忽悠"本领堪比"赵本山"

  新经济导刊:您还曾鲜明地指出,"智慧地球"的技术含量其实并不高?

  李广乾:前段时间,我曾公开指出"智慧地球"并非一种重大的技术创新。通常来说,提出一个新的技术口号必须是其能够带来新型的技术与应用。但是,从IBM发布的"智慧的地球在中国"白皮书以及其高层人物就此所作的专门阐述来看,我们并没有发现"智慧地球"包含着多少闻所未闻的或革命性的技术与应用方式,与我们通常所看到的所谓信息化解决方案并没有多少差别,仅仅是将当前一些热门的IT概念与各行业应用捆绑在一起而已。

  新经济导刊:国内之所以神化"智慧地球",是不是因为它跟IBM公司的独特性有关系?IBM这个公司在国内外有需要直面的竞争对手吗?

  李广乾:从经营策略上讲,"智慧地球"仅仅是IBM维持其在中国的垄断地位、打击竞争对手的一个手段。多少年来,IBM一向善于以新思维、新概念引领IT产业的发展方向,对信息化建设发挥风向标的作用。不过,近年来在上述IT技术及其应用方式的创新中,IBM都不怎么占据上风,比如引领云计算技术的是Google,SOA则是由Gartner公司提出的,而RFID作为当前流行的物联网的主要技术手段之一,已经相对成熟并得到标准化,早已引来各路豪杰争食,IBM本身难以在此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这种情况下,如何占据产业发展主导权、掌握市场话语权就成为新形势下IT超级大鳄IBM的战略重点。当然,IBM的聪明之处在于,充分利用和整合当前的各类新型IT技术及其应用方式,于是乎"智慧地球"便应运而生。从另一个角度看,IBM有些"独霸天下"。在IT和互联网领域,IBM是少有的打通所有技术和产业环节的公司。比如Google,它的核心业务集中于互联网产品;比如微软,它的核心业务主要集中于计算机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尽管彼此业务都在走向交叉和竞争,但IBM的"系统解决方案"方式,显得更加超脱,游刃有余。

  新经济导刊:从您的文章来看,您认为"智慧地球"这个中文名字起得也不够科学?

  李广乾:我们中国人讲究名分,所谓"名正言顺"是也。"智慧地球"作为一个中文词汇,让人不知所云。"智慧"是一个社会学的概念,和"地球"二字组合在一起,你根本不知道它要说什么。

  新经济导刊:有些名词,实际上是没有时效性指向的,任何时候都可以用。比如"新经济"这个名词,在本世纪初主要是指IT经济和互联网经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内涵和外延就发生了变化。如今的"新经济",还包括生物科技、绿色能源经济,等等。也就是说,"新经济"这个词不是归属于某一个产业或某一个时代的,它可以容纳下很多东西。IBM"智慧地球"这个概念似乎也是这样,如果它被用于特定时期的公司战略代称,就显得不够具体和实在。

  李广乾:对!"智慧地球"的"智慧"这个词,我们可以理解为"智能化"。很明显,从计算机发明,到互联网兴起,再到物联网时代的来临,其实就是整个社会不断"智能化"的过程。实际上我认为本来的英文名称"Smart Planet"是没问题的,但IBM进行中文翻译时选用"智慧地球"这个词,就显得太飘,没有落地。我这并不是在抠字眼,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不知所云的人,才对它高深莫测的提法盲目崇拜。从这个意义上讲,IBM就是超越"赵本山"的"忽悠"高手。

  实际上,日本人就不用这个概念,在其国家IT战略层面,他们自己提了一个"无所不在的网络"的概念。国际电信联盟提出了"物联网"概念。国际电信联盟是一个行业协会组织,不是经营机构,也没有明显的商业目的,它提的"物联网"概念有指向性,更为实在具体。所以我认为这个概念是科学的。IBM认为,智慧地球=物联网+互联网。这又是"忽悠"。物联网怎么能够游离于互联网之外呢?物联网实际上是一个升级版的互联网!所以我认为,今后在舆论宣传上,中国应该以"物联网"取代"智慧地球"。

  管理缺失让IBM"有机可乘"

  新经济导刊:一直以来,舆论传言"智慧地球"在奥巴马上台后被确定为美国的国家战略。真是这样的吗?

  李广乾:据我们能掌握的公开信息来看,美国政府其实是根本没有这样说的。国内也有冷静的新闻媒体注意到了这一点,指出IBM"智慧地球"成为美国国家战略纯属炒作。

  "智慧地球"战略真正诞生于2009年1月28日。当时经济危机来势凶猛,美国工商业领袖举行了一次圆桌会议,IBM CEO彭明盛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抛出这一概念,于是奥巴马回应说,经济刺激资金将会投入到宽带网络等新兴技术中去。然后,这样的新闻在国内添油加醋地"被上升"为了美国国家战略。

  你仔细想想,美国政府怎么可能将一个公司的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呢?它只不过是取得了奥巴马的"积极回应",国家领导人支持企业发展,是很正常的嘛。

  新经济导刊:也就是说,大家之所以热捧"智慧地球"概念,其实有对IBM盲目崇拜的成分在里面?

  李广乾:现在我们缺乏一批真正懂得信息化和信息安全的人,所以人家一提,不少人就跟风。"智慧地球"一来,一些政府部门相关文件和规划的正式用语,相应的政府信息化建设项目也被重新冠以"智慧××",如以"智慧城市"替代已经沿用多年的"数字城市"。 一定程度上讲,"智慧地球"其实就是换了个词语的"信息化"。

  当然,"智慧地球"受追捧,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因为这也恰恰反映出国家信息化协调管理职能和机构的缺失。之前我们有个"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2008年给撤销了,从而造成"信息化"协调机构的缺位,两年以来整个信息化建设领域实际上处于"无作为"状态。恰恰是在这个时期,IBM提出了"智慧地球",给国内一潭死水的信息化建设领域投下一颗重磅炸弹,整个市场也就立即被煽呼起来了。

  国家信息化的战略,应该有核心的东西。以前我们提"五化(工业化、信息化、市场化、国际化、城市化)并举、两化融合",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了。为什么"智慧地球"在其他国家声势很小,在中国声势很大,就说明IBM抓住了我们的软肋。

  新经济导刊:也就是说,其实也是中国自己留下空档让国外企业"有机可乘"。可是"智慧地球"影响了中国的信息安全,如果要弃之不用,那么中国自己有什么呢?

  李广乾:问题就在这里。比如IBM说你们没有那就用我的吧,于是大家就用了。关键是我们现在缺少专门的统筹机构,所以"智慧地球"在国内也就畅通无阻。如果"智慧地球"真的成为了一个行业,那么IBM自然就是垄断者,但从法律上认定起来却很难。企业客户的数据全部在"云"中,企业客户只有应用终端,没有独立的支撑系统,没有自己的数据中心,那不就瞎了嘛。我只能说,风险肯定是有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很明显地表现出来。

  在物联网技术还不是很发达的时候,政府不要过分去追捧IBM的"智慧地球",真正技术专家所钻研的物联网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物联网所涉及到的物理编码,到现在也还未成型。尽管这里面问题很多,但是整个社会却显得很浮躁,换句话说就是连下面的地基都还没打起来,就空谈如何在上面盖房子,这不很可笑吗。我认为,物联网要真正达到初步成熟阶段,还需要十年左右的发展时间。如果国家能尽早统一规划,还能避免重复建设。

[NextPage]

  借鉴汽车产业政策化解潜在威胁

  新经济导刊:当年Google提出"云计算"概念之后,我们国内的众多互联网企业也在Google的语境之下作出新的战略,比如杀毒领域瑞星、奇虎等提出"云安全",财务软件领域用友提出"云管理",也就是说,国内企业都是在Google的语境之下跟着人家走的。而在3G领域,中国则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我们提出了自己的TD,决心建立自己的标准,走一条自主创新的道路。其实这也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即中国该如何去面对外来新技术、新概念的问题。

  李广乾:其实,从自主产业保护角度来说,中国自主汽车工业发展的思路是比较值得借鉴的。当年国外汽车巨头进入中国时,我们国家就规定,你不能建立独资公司,必须和一汽、二汽等国内汽车厂商建立合资公司,并且股权比例还受到严格限制。

  这种方式不仅给了外国企业进入中国的市场空间,同时也培育了中国自己的汽车产业。我认为,用类似的方式来对待云计算、物联网等外来新技术,不但可以规避美国的《爱国者法案》,还能通过组建合资公司来控制"云",破除市场垄断,减少潜在风险。

  新经济导刊:中国在互联网领域,差不多很多公司都是模仿国外现成模式,比如搜狐模仿雅虎、百度模仿Google、土豆网模仿Youtube等,最后都发展起来了。就中国公司来说,目前,比如联想集团、东软集团、国研科技、神州数码这样的公司,是否有机会不断向IBM业务模式学习或转型的,哪怕以中国的IBM为发展目标也不为过?

  李广乾:说实话,大家都想走,也拼命在走,但是走起来的确比较困难,除了技术、人才等因素之外,电子政务领域很多项目都需要有良好的政府关系才行。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像IBM这样的企业,早已根深叶茂,实力超群,在IBM这样公司,它能培养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而我们国家在任何一个领域目前都还没有。虽然我对"智慧地球"受到的追捧很反感,但我还是要实事求是地说,IBM这个公司确实是世界一流的。

  新经济导刊:由国家培育和扶持几家企业抗衡国外巨头,这样的道路行得通吗?

  李广乾:我们不是没这么想过,其实其他别的国家又何尝不这么想呢?只是跨国公司优势技术进入后,很容易就形成垄断,从而立即扼杀掉国内的相关企业。在过去的十多年里,IT技术主要来自美国,具体由美国的几家跨国公司所把持,中国几乎没有技术与标准的话语权,所以这里面隐含着巨大的潜在威胁。对于那些潜在的风险,我们必须及早警惕。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