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子平:风险投资看好物联网产业

2015-06-24 23:06 来源:国脉物联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0月29日消息,在今日举行的2010中国国际物联网(传感网)大会投融资高峰论坛上,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邝子平表示,当物联网发展到民间力量百花齐放时,就应当是风险投资踊跃进入的时机。

  邝子平认为,如同互联网的发展,国家在整个产业的发展中起着重要的重要,从早期的示范及推动作用、行业标准及法则法规的确定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在营造良性竞争范围、降低产品成本方面,将是国家义不容辞的义务。

  邝子平同时认为在基础措施上,国家力量能起决定性作用,他举例指出,“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应该说中国大的电信基础企业功不可没。现在大家会时不时拿电信出来骂事情,在没有基础设施的时候,电信掏钱把中国几横几纵接起来,把中国和出口的区域打通。没有这些基础建设,就不可能有中国互联网应用这么蓬勃的发展。”

  谈及民间力量时,邝子平表示,"什么时候我们能真正看到中国的物联网有一个飞跃的发展,风险投资争前恐后去投资这个行当?我觉得必须有一天民间的力量在物联网上真正能够做到百花齐放、层出不穷,到那个时候中国的物联网真正到了大家都踊跃投资的这样一个阶段。"

  邝子平最后指出,“物联网和互联网虽然都有一个“网”字,很多东西不能依依一一类比的。”

  2010年10月28—29日,中国国际物联网(传感网)大会在国家传感网示范中心无锡市隆重召开,本届大会以“迎接智能时代”为主题,八位部长级官员、三位院士、四十多位司局长和五十多位跨国公司高层及大型央企高层出席,是近年来中国物联网产业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影响力最深远的行业盛会。

  国脉物联网作为本次大会官方指定战略合作行业网站对该展会进行全方位直播报道。

  以下为创投董事总经理邝子平发言全文:

  邝子平:大家早上好!

  我今天的话题是主办方让我这边谈一下从互联网过去发展的一些路径上边,有一些经验教训,我们可以在物联网这边上的后面若干年的发展,能够看出一些比较早就能判断出他们一些发展的方向。

  我在这个讲话最后的一页,简单地介绍一下启明。干脆我把这个调到前边来,简单说一下我们在互联网这边做的一些什么东西,这个在一会儿我们谈到对于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中间能够有一些什么参考地方,有一定的意义。

  启明总部设在上海,主要是在国内这边投资包括互联网、清洁能源、IT风险投资机构,我们目前管理者五亿多美元的基金,再加上两亿多人民币专项的基金。

  启明这些年里,我们纷纷投资了一些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里面,可能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一些案例。包括开心网、世纪家园、非诚勿扰、摩尔庄园、大众点评、凡客成品。

  启明是06年创办的,在06年以前,我一直都在因特尔负责中国的投资,那时候因特尔也投资蛮多跟互联网早期建设有关的公司,类似亚信,很多系统继承方面的公司。加入因特尔以前,从94到99我在思科工作,那会儿思科对中国的互联网建设都是直接参与。在整个历程上,无论是在启明这边的经历,还是在启明以前的经历,我可以说还是有一些感受。

  当唐总他们把这个功课交给我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话题。

  几个方面谈一下。在互联网方面我会大致列举一下,在整个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国家政府这边起到的作用。另外一个是我这边特别强调的,咱们国家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然后民间的公司、社会的公司起到什么作用,大致分析一下他们起的作用。在物联网这边有没有一些可取的方面。

  在国家层面,互联网发展这十几年里面,国家最重要的作用包括以下几个。第一个是国家在互联网发展早期就起到一个很大示范和推动的作用。

  这个方面在目前物联网应该说我们看到的力度可能比当年的互联网还高。在这个推动方面,示范方面我觉得呢远远不够。比起当年互联网,我在思科的时候,我94年思科刚刚在中国这边设立公司的时候,那时候在美国互联网已经比较地发展,所以很多网络,骨干网都在做了。中国那个时候刚刚起步,中国电信做它的中国网络,主要做网络这些公司,无论是设备公司,包括思科、华为,或者是这边民间从事互联网这一块的,他们主要的客户是谁呢?是政府。那么政府是哪些项目呢?是三金工程,到后来的金税工程、金盾工程等等这些,其实在早期对推动整个互联网在中国这一边的发展,第一个起了一个示范的作用,第二个很关键的,让早期从事这个行业的民营企业活先来了,没有早期政府这些大的项目不断地购买,根本不可能后来有这些公司存活下来。如果这些公司要一直等到后来2003、2004年,整个民间使用互联网这个潮流都很高涨的时候,靠那个时候赚社会外边的钱根本不可能。所以早期政府示范作用、推动作用,政府的投入不是科研的投入,而是真正政府推动很多政府购买的行为,让很多早期的企业存活了先来,积累了很多的人才。在物联网方面,政府可以起到推动作用的。

[NextPage]

  正确起到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标准。在互联网早期其实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东西都有。那个时候我们从政府很多的方面,还是对一些行业的规则,行业的标准做了很多的工作。在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比较大的跟物联网这边比较大的一个区别,是互联网本身很多技术的标准已经比较的成型,所以并不需要我们政府这边去定义,中国这边我们就要一个中国TCIP,不需要,TCIP是国际的,都用这个标准。物联网到今天还没有国际标准。在物联网这一块,我们还是需要政府这边来出门,能够去推动一些标准。

  在政策法规方面,政府在互联网方面也是做了很多工作,这一块他不是从一个标准的着眼点,更多是在一个游戏规则规范市场,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在这方面都能在市场上健康去竞争、去成长。我们从比如说互联网域名注册,到后来的互联网包括比较近期的一些,包括网游的应用,网上发帖子是要实名还是怎么样。这些规则对整个互联网它健康的一个发展,还是起到了对市场的规范起到很大的作用。

  第一点国家在一个新兴市场发展的时候,它能起到什么作用,简单归纳:标准的制订、市场规则的制订,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是市场培育过程当中政府的推动以及示范的作用。真金白银,明钱出来买。

  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应该说中国大的电信基础企业功不可没。现在大家会时不时拿电信出来骂事情,在没有基础设施的时候,电信掏钱把中国几横几纵接起来,把中国和出口的区域打通。没有这些基础建设,就不可能有中国互联网应用这么蓬勃的发展。国家对今天整个物联网发展,我们怎么样起一个更好的作用,更主导的一个作用,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一会儿我也会提到一些建议。

  国家起的另外一个作用,除了基础建设之外,中国现在互联网接入速度比起很多发达国家都要好。如果你在上海等等这些沿海城市生活的话,已经纷纷升级到2M或者以上DSL的带宽。我记得当年我在思科的时候,90年代的末期,一个DSL的端口是上百美元。思科当年还尝试去卖,最后到UT卖,后来UT不卖,华为开始卖,现在华为也不卖了。通过中国联通、网通、电信去买,把每一个端口销售费用大幅度拉下来。在一个城市一年包月一千块钱的价格,在DSL上已经有利润了。如果没有电信这种集中的采购,一直不遗余力去打压这些厂家,把这个价钱一直压下来,不可能有今天大家喜闻乐见互联网电视,上网浏览媒体。

  国家在这上边有他很大的一个优势,也有义不容辞的事情。这个事情上相对垄断是一个好事情。如果大家到处去买接入设备的话,现在接入设备还是比较高。在过去互联网发展十几年,特别是互联网发展早期,政府起到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科研机构。科研机构我觉得它起好几个作用。刚刚我们前一位嘉宾也提到很多咱们这边从中科院这边派生出来很多很优秀的企业,以及咱们现在在物联网这边做的一些科研。互联网方面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值得大家去借鉴的。第一个确实有一些互联网技术是在我们科研机构里面研发出来了。毕竟在互联网那个年代,绝大部分在中国这边用得上的技术,都是拎过来可以用。所以他在科研方面所起到的作用,应该说不是特别大。但是中国的科研机构,以及中国高校在中国起到最大的作用就是人才培养。这还不是学校里学生人才培养,更多是在早期的校园网,中国最优秀最优秀的人才是中国教育科研什么什么网里面出来的,包括百度最主要的科研人员,实际上是北大一个小的团队,他们也是在北大校园网训练出来的。后来很多在互联网公司里面,除了少部分的海归,绝大部分的人才都是在中国科研院校早期互联网,院校花了钱,买了设备,建起他们局域网,一堆有对互联网有兴趣的学生、科研人员在那边折腾,在那边去玩,作那边做他们的探索,这些人流向社会以后,就成为他们中国互联网早期骨干的科研技术人才。这一点中国科研机构在物联网上也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当然在物联网上,可能起更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因为物联网本身它很多基础的技术,其实还不是很成熟。所以在这一块,比起在互联网更任重道远。中国的科研机构能否在这边,就算不要大而全,起码在某些方面起到一个世界领先这样的一个作用。

  中国的互联网之所以有今天,最有活力的说到底是民间的力量。当然刚刚我说的这些,都给它提供一个基础。之所以今天中国互联网这么热闹,最主要的推手还是应用方面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们回顾一下十多年发展史,2000亚信在美国上市,我之所以在这边会把亚信在美国上市作为整个互联网发展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以亚信为代表早期这些做系统集成的公司,把一个非常复杂、陌生的互联网概念带到中国这边。当时很多的电信骨干网的建设、设计等等这些,都是离不开像亚信这样的公司,后来很多的政府的工程,无论是金税工程、金盾工程等等这些,都是出自于很多系统集成公司之手。我觉得这方面很值得物联网借鉴。刚才采访的时候问到我,物联网行业你们关注哪一块?很大一块我想我们会关注系统集成这一块,毕竟这一块还比较早,还不到说有哪一家,或者是若干家做系统的,做设备的企业,能够有这样一个所谓整个解决方案都能搞定。你做FIB做的好的,你做读写机做的好的,做信息采集做的好的,你对图象分心做的好,你未必对行便的行业应用做的特别熟悉。

[NextPage]

  系统集成这一块,在早期还是非常非常有它的必要,也有它一定发展前景。但是你再看今天市场上边,基本上没有系统继承公司,能够活的比较好。所以做系统集成有这么一个弊病,它毕竟在一个行业的早期有它这样的一个作用,不能靠它吃一辈子。这是一个方面。

  2004年新浪、搜狐、网易终于全线赢利,这些都是2000年左右上市第一波互联网企业,由于这些民营企业存在,给我们第一次在互联网领域上带来了大家比较新闻乐见的应用就是门户网站,大家除了念报纸之外,还可以去网站上找到看到大家比较喜欢的这些新闻。其实也并不是说他有的新闻在报纸上看不到。更多的是他知道如何吸引你的眼球。今天的门户网站其实也一样,很多门户网站上很喜欢看新闻、看八卦,我相信你在《环球》也能看得到,在某某晚报也能看得到,但是新浪放在首页,某某明星怎么着了,他的兴趣度会更高,媒体也有自己的属性,这个跟传统的媒体也不一样。第一波门户网站给他带来第一波互联网大家比较喜欢的应用。

  到了第二波的应用,应该是以两波上市为标志。一个是盛大的上市。盛大的上市,带动了后来一堆做网络游戏的,可能在座也有不少的朋友是游戏的玩家,网络游戏可以说是在中国互联网发展上,也是挺大的一个里程碑。在网络游戏以后,我们看到了像百度、阿里巴巴这些,他们的市值要在07年超过100亿美元,真正把中国的互联网的企业在国际上打出了名堂。过去大家都看骨骼是市值、雅虎什么市值,今天在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里面,是包括像腾讯、阿里巴巴、百度。

  2008年开始,我们又看到新的一波互联网的热潮,包括像开心网、校内网等等的出现,对整个社区网又推向了一个新的应用的一个高潮。在他们后面又看到网络的视频,网络视频以后大家又看到从09年左右开始,电子商务又是新的一片的蓝海。最近大家又更多的从看新闻到上微博,再新一点就是从iPhone对界面重新界定,让大家对移动互联又有新的需求。

  这些都指望中国电信去做中国互联网不可能有今天的辉煌。这些东西咱们就别弄新浪、搜狐了,咱们用人民网代替掉了,咱们就不要再有百度了,我们用另外一个政府主导的一个搜索引擎吧,我觉得就不知道有今天中国互联网蓬勃的发展。我并不是说中国不能做,政府也做,但是你必须允许民间的力量各显神通,只要不违法,就应该让民间的力量去做。

  所以在物联网上是同样的道理。刚刚记者问:什么时候我们能真正看到中国的物联网有一个飞跃的发展。风险投资争前恐后去投资这个行当,我觉得必须有一天民间的力量在物联网上真正能够做到百花齐放、层出不穷,到那个时候中国的物联网真正到了大家都踊跃投资的这样一个阶段。

  接纳一下刚刚说到的,我们各路英雄他们各自都起到他们应该起的一个作用。这边就不重复说它了。比如说这边提到一个数据,2010年电信2M宽带的连接,但该平均七八十块人民币一个月,如果我们比较早期就上互联网的话,可能还记得45K的网络,大概一小时三块钱的费用。如果你还是这样建设费用的话,中国互联网可能没有这样的发展。如果没有图下边这么一堆这么酷这么好玩公司的话,给你8M你也不会上网。所以各自都起到在互联网上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对物联网我们能够得到一些什么样的起事呢?我觉得在国家层面,跟互联网这边有类似的,也有非常不一样的。毕竟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是一个互联网应用在中国的发展,我们现在要谈物联网的话,不是物联网应用在中国的发展,物联网很多的技术,在全球都还不成熟。我们现在这么早就提出,从总理到咱们党代会,都提出物联网这个概念,好处是什么呢,可能终于在一个全球性的一个大的市场里面,我们必须早就抓到这个先机,比较早能开发出核心技术产品,可能比3G还要厉害还要牛。

  毕竟我们在搞TV的时候,人家CDMA2000,WCDMA就可以用了。我们是在那个时候,我偏不用你这个,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我可以制订中国的一个标准,我在这边重新搞一个。可以,物联网市场比它更好,现在毕竟没有全球物联网形成的技术,我们另起炉灶做一个中国物联网的技术。在这方面,如果是中国的院校也好、企业也好有这方面的能力,政府有支持的话,我觉得在物联网这方面有机会,起码部分的技术是中国最领先的。国家这边可以做到一些标准方面的工作,规范市场的工作,战略的推动。战略的推动,早期项目谁来买单,智能电网、智能交通、城市安防、智能监督等等这些,本来是政府掏钱的东西,你可以掏钱用传统的方式来做,你也可以掏钱专门去做跟物联网比较接近,比较类似,甚至是直接就用到物联网很多的技术来做这样的事情。

  从政策鼓励方面,我觉得无论是从税收,甚至大家现在赶着要挤创业板这趟车,有没有在这方面也可能有一些政策的倾斜。“榨菜”你等一等,物联网往前靠一靠,可能整个社会对物联网的投入,还是有一些好的促进。

[NextPage]

  国家队在物联网事情上,国家队除了电信运营商在基础网络建设方面,应做到他应起的一些作用以外,还有另外一波国家队是在产品科研这些,我笼统把这些国家队呢,把中心华为这一类的设备厂商,都会把他拉到这个范畴里面。我觉得在物联网方面,安全指望民间的甚至是民间吧,从院校、科研机构分支出来一百几十号人,能够从一个很根本的技术方面去解决什么难题,我觉得这个有一定的难度。更靠谱的可能还是在大型设备厂商里边,通过国家的一些政策方面的一些导向,让他们承担起早期的一些工作。包括谁能把FID设备,现在好的FID设备是进口的,进口设备就把你FID价格定在这边了。如果你FID标签能做到两美分,也就是一毛多钱的话,对整个发展又是不一样的情况。在架构方面,还是需要做蛮多的工作。

  这个方面除了政府统一购买,真正把价格压下去以外,我相信还有一部分的工作,还是科研需要做的。这方面科研,民间可以做一些,但是我觉得大型国家支柱这些的设备厂商,也是可以起到比较大的一个攻克技术难题这样的作用。

  科研机构的话,我觉得在技术创新、人才培养这两方面,我就不再细谈。民间的力量,我觉得早期的话,仍然还是如何去对不同的细分行业子行业,找到一些确实在物联网发展早期,还没有标准,还没有很成熟的技术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子行业在等着一个解决方案。技术很成熟的时候,往往一个技术去找市场。物联网今天不能这样。物联网他早期的只有,你必须是物联网这个技术能够给某些细分行业今天就能够带来它的好处。那个细分行业他对你是标准还是非标准,他都不太在意,你有一个方案给到我,总比没有。

  我觉得民间的力量多往这边去想。无论是交通也好,安防也好,防伪也好,这些方面就算今天用户根本不在意你叫不叫它是物联网,我今天有防伪的要求,谁能用最廉价,最低的价格给我提出一个防伪的方案,无论是药的防伪,还是五粮液的防伪,还是其他这些商品的防伪。像这些我觉得在系统解决方案方面,有一定投资的机会。这方面我们也会关注,我也建议有这方面能力的,在细分行业里面有根基的企业,多往这方面想想。应用的创新,可能已经有一部分的应用,是在今天技术环境里,就能够创造出来了。

  但是如果应用的创新是某个人在台上讲的,肯定不灵。之所以应用有创新,就是因为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只要有这种基础,有这种机制,能有这个生意的潜力,大家还是能够想出很多很好主意来。基本上从我过去十几年,无论是在互联网设备厂商这边的经历,还是我从99年开始在投资这一块的经历,对我们互联网的发展和物联网这一边有哪些方面可以去参考的,我做了一下总结,我觉得最大不一样,互联网在中国是一个应用的发展,而物联网在中国可能还牵扯到技术的前期的投入。

  在这两块还是会有更多的挑战。另外一个是互联网到了今天,他最大最大的应用,仍然还是一个所谓BtoC的应用,绝大部分中国互联网是中国消费者买单。在目前的物联网,其实包括早期的互联网,是一个团体买单的一个市场,所以是一个B2B的市场,它整个的商业模式非常的不一样,它进入的门槛也会不一样,它销售的周期也会不一样。这方面进入的公私要做这方面的心里准备。这跟昨天邬贺铨院长提到的,物联网和互联网虽然都有一个“网”字,很多东西不能一一类比,这一点我是同意的。物联网早期的发展,更多仍然还是给集团客户解决他们所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而不是给最终用户提供一个娱乐或者是其他方面的一个平台。

标签:

投稿人: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