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涛:中国物联网的独特研究方向

2015-06-24 23:06 来源:国脉物联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物联网技术是继计算机、互联网之后,又一次革命性的新技术浪潮。随着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对于产业战略结构调整的步伐加快,在专家们的不懈努力之下,我国的物联网技术可以说是走在了世界该领域的前沿。

  物联网目的是感知 核心是社会化

  记者:刘院长你好,我们知道有人说在今天的中国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低碳,另外一个就是物联网。那么究竟什么是物联网,您能给物联网的概念下一个定义吗?

  刘海涛:物联网是以感知客观物理世界、感知自然界为目的的物和物互联的一个综合的信息系统。它的目的是感知,它的核心是社会化。什么意思呢?它是一个通过群体效应来对物理世界的一个感知体系。它从应用或者从产业化角度来说,或者从大众角度来说,它叫物联网,这个词更好理解一些。从学术角度来说,它又叫传感网。

  我想举个例子,大家看看物联网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比如咱们的演播厅里,有很多烟感探测器,或者说用一个物联网的消防系统来布设这个演播厅的话,比如在这个位置,它起火了,那我告诉你火就这么大,就在这个地方,那么就可以实现定向、定量的喷淋。那么那边是一个高档设备,高档设备就保护起来了。物联网可以用群体效应的感知,它跟现在传感器的感知就有本质的差别。

  再比如说把整个大楼都连成一个物联网的话,那么我逃生的时候就知道应该沿着一个什么样的逃生路线走。我们消防队员出发前就知道整个大楼的火势布局、人员布局情况。不至于现在消防队员到失火现场,戴着防毒面具,一头冲进火海,结果发现里面没人。物联网作为一个感知体系,它对人类提供一个感知的服务。

  记者:我觉得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一般意义上的传感器的感知和物联网的感知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刘海涛:比如传感器的感知,现在的消防系统,它是基于传感器的信息采集,最多是智能化的传感器,就像这个屋子着火,整个屋子都会喷淋,那边的高档设备被淋湿了,整个地板都报废了。连成一个物联网,就告诉你火就这么大,就在这个位置。

  记者:那就是说更精细化了。

  刘海涛: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它对感知更精细化了、更准确了、更全面了,这是从表象来看。其实从内部来看,它是有它独特的一套全新的技术和产业体系。

  记者:您可以说是中国物联网的概念之父,作为最早接触物联网的国人之一,您能不能为我们梳理一下物联网的发展脉络是怎样的,它起源于哪里?

  刘海涛:物联网其实跟其他学科一样,你说准确的起源是很难说的。因为比如牛顿经典力学诞生之间,在原始社会的时候,中国的山顶洞人就可以用撬杠撬石头,可以钻木取火,这就是物理学的应用。但是物联网从大家把它作为一个学科去研究、提出来的时候,最早叫传感网。比较早的时候,1999年前后,在这一时间点上,当时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是跟国际同步,或者也可能还早了一点,而且是独立同步启动的。它早时候叫传感网,后来最近几年,又改名把它叫物联网。

  我国物联网发展在国际上不落后

  记者:也就是说1999年起步至今年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在中国来说,物联网的发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刘海涛:在整个物联网的发展历程上,中国目前在整个国际上的地位不落后。为什么是这样?从咱们刚开始的时候,咱们是把物联网以感知为目的,以社会化体系为核心的路线,或者说是以感知为目的的路线。当时国际上在做物联网他们是以网络为核心在走的,其实物联网最重要的是感知。

  记者:也就是说研究的方向不同?

  刘海涛:路线不一样。咱们是沿着一条正确的路线在继续推进。

  记者:为什么说感知就是正确的路线?

  刘海涛:从三个网络来类比一下。咱们移动通信网,它是一个通信的网络,比如打电话、发短信,比如我发个短信,从我这儿把信息、数据传给你,这个任务就完成了,通信的网络本身是不关心内容的,它往往是个联通,它是通信网络。比如咱们的互联网,你上互联网,能看到一个新闻,我也能看到,大家都能看到。

  为什么能看到呢?是因为事先有人把这个数据或这个新闻放在了网站上,咱们找到这个网址,从网络上把它读下来。这是什么过程呢?这是一个信息共享的过程,因此互联网是以信息共享为基础的网络,它是一个虚拟性的东西。到了物联网,它是以感知客观物理世界为目的的网络,比如刚才我们举的例子――消防,失火的时候,你通过手机立马就能感知到该走哪条路线。

  比如你开车,现在在修路,堵车了,出事故了,你换个路走,这都是提供给你一个感知的服务。因此物联网重要的是什么?是感知。比如消防,你给消防队员提供感知服务的时候,客户是不关心你用什么网络的,关心的是它感知到什么,它是一个以感知为目的的网络。它的网络和它的处理都是为感知服务的。

  记者:我们和国外的这种起步是相同的,路线不同?

  刘海涛:基本上是相同的。

  记者:路线不同?

  刘海涛:对。

  主持人:现在从国外来说,它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

  刘海涛:我们在之前也跟国外交流沟通,当时我们并没有跟随国外人云亦云,去跟他们走。而咱们一直在坚定不移地沿着一条感知为主的路线在推动物联网的研究。直到2008年的时候,我们开始跟国际共推“国际标准化工作组”,在ISO国际标准化组织下面开始推动标准化工作组。

  到2009年 7月份的时候,包括2009年6月份,咱们获得了国际标准化的首届大会承办权,这里看到,咱们国家其实在这个领域的国际地位是蛮高的。在这个大会上,国际很多产业界的,还包括研究人员,他知道中国在沿着这条路线走。当时大会上,咱们提出的几个总体方案,包括技术体系、协同架构、演进路线等等,这些代表着物联网发展方向和体系架构的主要方案是咱们提的,当时也获得各成员国的高度认可。

  德国举办第二次会议的时候,主要就讨论中国提的方案。在这期间,国外才知道中国是沿着这条路线在走的,而且是一条正确的路线。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国际标准化上占领制高点的最根本的原因。同时咱们国家的标准化工作也是先于国际标准启动的,咱们在工信部、国标委的领导下,标准化工作是先于国际标准启动的。

  另外咱们在早期的时候,中国科学院是对先进技术最敏感的地方,当时我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所的时候,1999年刚刚开始成立几个人的课题组,开始研究这个事情,得到中科院多方的支持,还包括国家其他部委的共同支持,才使得咱们国家在这个领域占领了制高点。综合来说,国际标准化或标准化是你从研究到技术、到应用、到产业、甚至到服务的一个综合能力的体现。

  到目前为止,ISO标准化的工作组成立了3个项目组,协同架构项目组我是主编辑,另外我们还有系统架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