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宁:支持发改委宽带反垄断调查

2015-06-24 20:06 来源:中广互联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1月9日消息,据央视《新闻30分》报道,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证实,已对中国电信(微博)和中国联通两家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

  据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李青副局长介绍,今年上半年接到举报后,就立刻启动了对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涉嫌价格垄断案的调查。调查的主要内容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宽带接入及网间结算领域是否利用自身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市场等行为。

  11月11日,《人民邮电报》发表《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看央视对电信、联通涉嫌价格垄断的报道》一文,对央视的报道予以反驳。

  几天来,在各大主要微博,论坛上,对发改委启动对电信、联通的反垄断调查一事,各方讨论激烈,观点各不相同。记者于11月11日下午,专访了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陈晓宁会长,以了解中广协会有线委对这一焦点事件的态度。

  记者:自从央视报道国家发改委对电信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以来,社会各界讨论热烈。有一种说法是,这一事件是央视首先报道的,所以代表了广电系是这件事情推手。您如何看?

  陈晓宁:如果有人怀疑,可以举证,而且说这话本身是什么目的,也不太清楚。无论是《人民邮电报》,还是央视,都是舆论的阵地,肯定要抓一些大事件。尤其这是《反垄断法》出台后,发改委反垄断局成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央视的报道很正常,不奇怪。有各种议论都没关系。

  记者:对于此次反垄断调查,有线电视行业怎么看?

  陈晓宁:国家开展互联网反垄断调查,各方面专家都出来谈看法。有线电视深有感触,如果不说话就不正常。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是在发改委价格监管司的基础上成立的,全称是价格监管与反垄断局。这种体制上的改革,是向深层次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举措。从国家层面是要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机制改革向深层推进。

  对于发改委反垄断局启动对电信企业的垄断调查这件事,由于涉及到有线电视,所以我们对此项工作很拥护。这是我们的基本态度。我们希望调查继续下去,并作妥善处理。

  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不仅广大老百姓受益,而且国家信息化建设可以加快,还可以促进新兴产业发展。我们坚决拥护积极支持。

  发改委反垄断局李青副局长说这件事要往下做,要调查。我们正在积极准备材料配合反垄断局的调查取证工作。

  记者:请问中广协会有线委的调查取证是发改委要求配合的,还是我们主动进行的?

  陈晓宁:是我们听到消息后主动配合的。

  记者:您认为垄断的主要表现是什么?广电在当中处于什么位置?有哪些感受?

  陈晓宁:不同的企业,感受不一样。现在这两天谈的比较多的是利用垄断地位牟取暴利这个层面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作为有线电视企业在互联网业务这个问题上,主要谈三点。

  第一个感受,电信企业利用行政权力,限制和阻碍有线电视企业进入这个领域。这是我们最大的感受。这就是《反垄断法》第五章所谈到的“用行政权力排斥和限制竞争”,所以不只是价格问题,如果进不来,哪里有价格。

  昨天是中国加入WTO十周年,我们中国了签署WTO协议,“电信附则”的第二条,就规定“(a)本附则将适用于签约国的公共电信传输网络和公共电信传输服务的接入与使用的全部手段。(b)本附则将不适用于签约国广播电视节目的有线或无线传输手段。”其中承诺了应该开放电信业务,允许外资进入,当然其中具体还有多大比例和股份的问题。但是起码这一条我们已经承诺。

  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大大地向前走了一步,所以在互联网领域里,有很多的合资企业和民营企业进入,大大帮助了我们国家信息化向前推进,让广大人民享受到了国家信息化的一些好处。这是一个推动的结果。

  但是,我们觉得有疑问,这十几年,为什么有线电视企业申请互联网业务就不被批准呢?合资企业、民营企业都可以申请ISP,有线电视企业的申请就得不到批准?这里就有一个我们要争取公平权利的问题,而不是我们要不要做这个业务的问题。这的确是人民群众很需要的一项业务。我们也完全能够做这项工作,为什么不批准?为什么外资、民营都可以做,大量有线电视企业不能做?我们还没有外资和合资企业的公民权利?根据是什么?

  现在有人又把这点拿出来,说我给你可以,你必须交换什么。根本不应该这样谈,一码是一码。这是一种行业垄断行为,是限制竞争。

  第二方面的感受是,有些广电基层企业已经得到当地电信管理机构批准做ISP业务,这时候才出现了现在所报道的“两大电信公司利用垄断价格地位,牟取暴利”的情况。

  中国有少数有线电视企业获得了当地ISP经营权,但是要交的钱太多,成本的50%都交做出口流量费,非常不合理。所以对于发改委反垄断局开展调查,我们坚决拥护。

  第三方面,是这几天争论中没有提到,也属于垄断——电信企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现在有些地方的电信企业在做IPTV业务,把其和电信业务打包销售,打出的广告是:你看我的IPTV,免收有线电视收视费。

  有线电视收视费是国家定价的,政府定价是要进行成本核算和监审的。做IPTV要大量投资,你为什么免费?这正好说明你在其他地方有暴利。说明两点:第一,你在某些地方有暴利,才能对某些业务免费;第二,挤压竞争对手。有线电视收费属于政府定价,那么以后要不要定价,这就成了问题。

  如果你利用在其它地方的暴利,对IPTV通过交叉补贴进行免费,这是不合理的。我们希望这次调查,使得IPTV成本核算,也要进入国家定价成本监审。因为你有暴利,所以想要排挤竞争对手很容易啊。

[NextPage]

  以上是我们三方面的感受。

  所以,我们现在要配合国家反垄断局。我们不能讲没有根据的话,要讲有根据的话。不能为了讨论而讨论。我们希望发改委反垄断局的调查,能够促进公平竞争,共同发展。

  现在三大运营商都可以做移动通信业务,所以价格就逐步趋于合理,并提高服务质量。如果说,在互联网服务的领域,不形成充分而有效的竞争,垄断现象就解决不了。

  因为电信、联通南北分治,现在一个家里只有一根电话线的情况下,把充分竞争能做起来吗?不可能。不应该忘了中国老百姓家里有两个信息通道,一条是电话线,一条是有线电视线。把两条信息通道用好了,才能够解决合理竞争和充分竞争的问题。所以我理解这是有线电视一直被排挤在互联网业务经营权之外的原因。

  如果有线电视网也能把互联网业务做起来了,竞争就相对比较充分了,就容易解决垄断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现在美国宽带用户,利用有线电视入户是60%,电信入户40%。应该让老百姓知道利用有线网也可以享受互联网服务。

  所以综合起来说,我们非常支持国家调查这件事情,而且希望这次调查能够坚持下去,取得比较合理的结果。

  记者:您所指的合理的结果是什么?

  陈晓宁:就是刚才谈到的三条。当然这三条里面还有具体细节。我们要抓主要问题。既然要从国家层面解决问题,具体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也不可预料,起码国家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努力。

  我们非常希望拥有2亿有线电视用户的网络利用起来,为老百姓提供更多更好地服务,这也是巨大的国家资源。

  记者:您觉得现在有必要谈谈这件事情与三网融合之间的关系吗?

  陈晓宁:起码这件事情的起因不是从三网融合的基础上出发的。国家发改委如何启动这件事情的,我们不清楚。但是它的结果可能对三网融合有促进。我们只能这样认识。

  记者:石油等行业也是垄断,《反垄断法》从互联网这件事情入手,是为什么?

  陈晓宁:不得而知,万事总有一个开头。

  记者:请问有线委的主要态度是什么?

  陈晓宁:我们的基本态度谈两点:第一,从国家层面来讲,这是一个好事,我们坚决支持。第二,随时准备配合反垄断局进行一些调查,这是我们的两点基本态度。

  记者:有线委要传达什么声音?

  陈晓宁:传达我们会积极支持,随时准备配合调查这个声音。

  记者:对社会上不同的反应,有些对广电不友好的态度,您有何反馈?

  陈晓宁:友好与不友好,我认为我们的精力没有必要放到那上面去,集中到那上面去没有意义。我们现在的工作应该去积极配合国家工作,因为任何事情总会有各种专家出来说话的,他们可以有自己的一家之言,你要去反驳和争论,没意义。

  记者:对可能的调查处理结果,您也不做预期么?

  陈晓宁:我们也预期不了。看来前期工作已经做了很多,有勇气要触动一件大事。这件事情既然开始了,我们希望做出结果来。

  记者:往前推进一小步,还是一大步的问题。

  陈晓宁:是的。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