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鹏:物联网最大的障碍将会是信任体系的建立

2015-06-24 20:06 来源:投资与合作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物联网的出现引发了业界的兴奋,各省市开始运作物联网基地,开展物联网应用。进军物联网去抢占制高点,这个概念已经是实在地破土动工了。

  物联网,英文名称叫“The Internet of things”(简称IOT)。通俗地讲,物联网就是“物物相连的互联网”,是将各种信息传感设备通过互联网把物品与物品结合起来而形成的一个巨大网络。其中有这样两层意思,第一,物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和扩展,其核心和基础仍然是互联网,第二,其用户端不仅仅是个人,还包括任何物品。

  在最新出台的十二五规划中,将物联网列入了7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重点发展领域。一时间,物联网成为世界第三次浪潮的生力军,火遍全国。

  然而,如火如荼的物联网已经真的“物物相连”了,还是刚刚起步?理想的智能生活画面何时能真正实现?怎样将物联网概念转化成商业模式?投资物联网的机会在哪里?这一系列疑问或许可以给人们带来更多物联网热中的冷思考。

  叫好不叫座

  “物联网的工业园区分布在全国各个地域,北方的物联网以北京、天津为中心,成都是西南地区的物联网中心,深圳则是华南地区发展较快的领域,无锡是华中地区最具代表性的产业基地,也是全国范围内最受重视的产业园区之一。”国脉物联网副总编辑唐鹏描绘出了物联网目前的全国版图。

  根据赛迪顾问的数据,预计到2015年,全国物联网产业的整体规模将达7500亿元人民币,而根据各地公布的数据,到2015年,广州、重庆、浙江、江苏等地预测的物联网产业规模分别将达1000亿元、1000亿元、2000亿元和4000亿元。福建省则提出到2012年实现物联网相关产业产值300亿元。重庆也准备建立物联网产业基地,希望在3年后相关产业年产值将超过500亿元。在物联网概念提出后,物联网板块的概念股全线飙红,一时火遍资本市场。然而,对于诸多风投来说,物联网企业却叫好不叫座。

  相对于二级市场上的热炒,PE的表现似乎更冷静一些。刚刚闭幕的第二届无锡物联网大会上,PE界的投资人相比于热闹的物联网企业方而言,其演讲和态度都更为谨慎。

  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直言,“‘物联网’作为一个趋势性的发展方向,未来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现在来说,尚不成熟。至少不符合IDG一直以来的投资理念。”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也如是说:“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概念化的物联网变成一个个更为实际的应用。评判的重要标准之一便是收益。而收益的来源应该是市场的广泛认可。”

  投资人的态度决定了他们的投资动作,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分析,2010年至2011年一季度我国物联网产业共发生VC/PE投资案例40起,其中33起披露了投资金额,投资额总计3.2亿美元,平均每起案例投资额为972万美元。尽管物联网产业发展的序幕已被正式拉开,也相应地激发了风险投资对物联网产业的投资热情,但从实际投资来看,被投企业多为具有一定资历和背景的企业,且平均单笔投资规模不超千万美元,投资人对物联网概念企业的谨慎不言而喻。

  由于物联网的覆盖面广泛、分散,投身物联网领域的企业实力参差不齐,既包括如电信、联通这些实力雄厚的运营商,以及具有多年业内资历的企业,例如一直致力于倡导和推广无线移动技术在医疗卫生行业创新应用的医惠科技、背靠中兴通讯并拥有雄厚研发能力的中兴智能交通、专注于为物联网、云计算和数据中心用户提供技术服务的江苏物泰等;同时也包括一些近几年刚刚组建的不知名企业。他们对于现金流需求的渴望各有不同。紧缩的金融环境是个挑战,有实力的物联网企业或一路猛进,而那些觊觎物联网资本盛宴的小企业却面临实力与经营的压力。而投资人面对这样的迷局一时踟蹰,在不明朗的前景面前并不着急出手。

  物联网瓶颈

  投资人的担忧并非没有缘由。虽然目前物联网发展正被提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对于一直倡导“智能化”的物联网,技术创新是一场攻坚战。然而,目前国内技术发展产品化的过程中一直缺乏对一些关键技术的掌握。另外,物联网若要成为“联合”的产业,对产业的标准有很高的要求。国家工信部电子科技委副主任张琪曾说过:“物联网标准很复杂,短期难以出台。”目前国家12个部委23个已有的标准工作组正积极联合参与标准的制定。物联网大规模落地的首要条件便是标准体系的建立,如果行业、企业之间物联网应用标准难以达成一致,将导致物联网项目难以互“联”。

  从资本角度来看,物联网的市场规模巨大,但却让投资人无从下手。物联网分为感知、网络、应用3个层次,在每一个层面上都将有多种选择去开拓市场。目前物联网发展直接带来的一些经济效益主要集中在与物联网有关的电子元器件领域,如视频识别装置、感应器等,仍没有出现一种新型而能成熟发展的商业模式。

  “从短期来看,物联网领域未来最大的受益者可能是网络运营商。”唐鹏推测说。目前,物联网的应用与网络运营商合作中最被看好的领域是移动支付。未来,庞大的数据传输给网络运营商或许将会带来更大的机会。这也是为何3大运营商如此关注物联网领域的原因之一。“然而,技术、标准、商业模式等这些问题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这些问题或许都将会得到解决。”唐鹏坦陈:“物联网最大的问题可能会是信任体系的建立。”以互联网为例,360曾经与腾讯大战,其中爆出的腾讯扫描用户文件等丑闻,不禁引发人们对于物联网安全的担忧。物联网中,传感网的建设要求RFID标签预先被嵌入任何与人息息相关的物品中。“物联网的所有终端都为实物,这些实物又都联合在一起,安全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试想,如果人们的电脑与家中的保险柜联系在一起,而这连接过程中的安全并不能得到很好的保证,那将会爆发多少安全隐患?

  谁来为物联网买单?

  相比于互联网的“草根性”,物联网从出生就含着政府的“金钥匙”。目前,产业推动者是无锡、上海等地方政府,埋单方则主要是一些公共事业项目。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赵一颋认为,政府将是物联网产业的主要采购对象。一方面,公共安全、城市运行管理、公共交通等领域都将是物联网产业的重点应用领域,而政府则是这些公共管理与服务市场的最大消费者,因此政府部门的直接采购将成为物联网产业的最终消费主体。另一方面,政府将通过政策促进企业在电力、农业、医疗、环境方面的智能化需求,从而带动企业在物联网产业方面的消费投入,间接促进物联网产业的发展。

  从2010到2020年,中国物联网的发展可以划分为3个阶段。目前所处的第一阶段主要由政府的公共项目推动,这些项目中包括人们日常生活中必须的二代身份证、交通卡、医疗卡、社保卡等。随着技术的突破和标准的逐渐形成和制定,物联网的发展会逐渐进入一个成熟阶段,它在行业里面的应用也会逐渐扩展。在未来的5—10年内,随着服务商的加入以及个性化服务的提供,会逐步打开个人和家庭应用市场。

  由于目前物联网主要由政府推动,所以最具吸引力的企业还是有相关资源的公司,竞争也主要集中在政府资源和优质客户的竞争上。“到哪一天个体消费者或者企业愿意大规模地为物联网的相关服务埋单,这时候才可以说到了体现价值的时候。当然这不仅仅是需要物联网企业努力的事情,还包括全民消费习惯的转变。所以不是一蹴而就的。”甘剑平说道。

  有人提出,物联网真正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还需要5-10年的时间。目前空泛的行业状态不仅让投资人摸不清头脑,也让行业标准制定一直处于不明朗的状态。国内物联网首席科学家刘海涛提出“共性平台+应用子集”的发展模式,这也是唐鹏颇为认可的一种模式:“物联网涉及的行业太广了,要把所有的行业汇聚在一块形成一个产业联盟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同的行业形成不同的平台,在平台下面研发各种应用。就好比我们现在使用的手机系统,系统下面有很多不同的应用开发公司。”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