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体系持续升级,工业数字经济加速推进

2018-12-06 08:54 来源: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数字经济是信息革命在经济领域的新形态,既包括新模式、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壮大,也包括传统农业、工业、服务业的改进升级。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日益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近年来,数字经济生态日益完善,产业体系持续升级。一方面,数字产业化发展良好,即信息通信产业竞争力不断提升,高速宽带、无缝覆盖、智能适配的新一代信息网络快速更迭,为数字经济发展奠定基础坚实。另一方面,产业数字化推进成效显着,传统产业升级改造步伐加快,数字经济在各行业渗透程度不断加深,2017年服务业、工业、农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比重平均值分别为32.6%、17.2%和6.5%。

11_副本.jpg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正加速向工业领域渗透。工业数字经济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跨界融合和深度应用,推动工业全要素、全流程、全生命周期数字化创新转型,对工业加快转方式、优结构、换动力具有重要意义,成为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主战场。

  一、工业数字经济进入发展快车道

  我国工业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工业领军企业和信息技术服务企业相互协作,共同推动生产系统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涌现出工业互联网、物联网、车联网等新型网络形态,智能制造取得明显成效,企业数字化能力显着提高。

  工业数字经济发展基础日渐扎实。一是工业互联网快速发展。《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出台,顶层设计日趋完善,政策举措不断丰富,工业互联网标准体系框架1.0发布推行,培育出一批颇具代表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二是高端芯片、基础软件、工业软件等产业基础持续增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加快推进。三是大数据产业集聚效应更加明显。已建设8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形成京津冀、珠三角等一批产业集聚发展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大数据)建设加快推进。

  工业数字经济融合创新活跃。一是智能制造大力推进。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初步形成,2015-2017年共支持428个项目,撬动700多亿社会投资。基础支撑和装备供给能力持续增强,支持企业申请专利723项,支持开发工业软件505套。融合应用水平显着提升,初步形成了一批典型的智能制造新模式,三年确定了206个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涵盖82个行业。二是工业数字化转型步伐加快。企业生产设备数字化率和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达到44%和46%,实现网络化协同的制造业企业超过30%,开展服务型制造的企业超过20%。企业“上云”行动成效显现,一批新型工业APP实现商业化应用。三是大企业“双创”平台普及率持续提升。大中小企业从浅层次协同协作,向深层次融合融通演进。个性化定制、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服务型制造等新模式新业态日渐丰富。

  二、工业数字经济引领五大变革

  工业数字经济的发展正在推动工业全要素、全流程、全生命周期数字化创新转型,构建数字驱动、智能主导的经济发展新形态,对未来工业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在发展动力、制造方式、协作方式、价值创造方式、运行方式等五个方面呈现五大变革。

  数据驱动。数据驱动工业发展动力变革。工业经济时代,物质资本投资是标准化大规模生产的根本动力,进入数字经济新时代,数据成为新的动力。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让感知无处不在、连接无处不在,数据也变得无处不在。在生产制造过程中,大量蕴含的隐性数据不断被采集、汇聚、加工,通过数据的自动流动,隐性知识得以显性化、自动化,能有效解决个性化定制生产带来的不确定性、多样性和复杂性问题。

  软件定义。工业软件推动生产方式从传统实体生产向实体生产与虚拟生产融合转变。工业软件打破传统工业生产的“设计——生产——测试——再设计”流程,通过软件支撑和创造一个与实物生产相对应的虚拟生产空间,实现了研发设计、仿真、试验、生产、服务在虚拟空间的仿真测试,通过软件定义设计、产品、生产和管理等全环节,推动制造过程快速迭代、持续优化,制造效率和质量显着提高,成本快速下降。

  平台支撑。平台推动工业生产分工协作方式从线性分工向网络化协同转换。工业经济时代工业生产价值链垂直分工,上下游分工环节通过生产配套关系实现协同,整个体系因专业化获得规模经济,分工协作方式是线性的、链式的。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分工协作发生重大变革,以开放化平台为核心,一方面向下整合并开放硬件和开发资源,降低工业App的开发壁垒,另一方面不断汇聚工业企业,并撮合应用开发者和企业用户之间交互,构建一个网络化的工业生产分工协作生态,实现数据资源、制造资源、设计资源等汇聚整合和高效利用。

  服务增值。数字技术进步和应用推动工业价值创造方式深刻变革。工业经济时代,价值创造方式是以标准化工业实物产品为载体,以规模化生产方式降低成本,满足消费者同质化的基本功能需求。数字经济时代,价值方式转变为以多样化、个性化的智能产品为载体,通过增加设计、远程运维等服务,带给消费者更多体验价值。也即在数字经济时代,服务成为工业价值创造中日益重要的来源,生产与服务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企业从“卖产品”向“卖服务”转变。

  智能主导。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工业的融合发展推动工业运行方式深刻变革,将工业从自动化带入到智能化时代。工业经济时代,工业发展不断使用更多的机械设备,自动化成为主导工业运行的核心逻辑。数字经济时代,智能技术的进步和应用,推动生产的智能化从研发工具智能化到产品本身智能化,再到产品服务智能化,乃至整个生产过程智能化,自动化智能决策成为工业运行的核心逻辑。自动化时代能实现资源的单点、低水平和有限优化,智能主导时代能实现多点、高水平、全局的资源优化,从自动化主导到智能主导,是资源配置从局部优化到全局优化的过程。

  三、推进工业数字经济发展关键举措

  综合来看,我国工业数字经济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面临一些制约瓶颈。其中,既存在需求侧数字化基础薄弱的问题,也存在供给侧支撑能力不足以及环境有待完善的问题。进一步推动工业数字经济发展,要突出抓好以下三方面。

  加快工业互联网建设。除进一步加快网络基础设施演进升级外,尤其需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建设。一是面向企业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网络需求,全面部署IPv6,加快5G商用进程,推进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体系建设。二是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推广,形成多层次、系统化的平台发展体系,促进工业全要素连接和资源优化配置。

  提升企业数字化水平。数字化是网络化、智能化的基础,要着力解决企业数字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加快形成贯通全流程全领域的数据链条。一是夯实数字化基础。加快数字化技术、装备、系统在生产过程中的应用,进一步提升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和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率。二是促进网络化升级。大力推动企业内网改造,继续推进连接中小企业的专线建设,提升企业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网络化水平。三是推进智能化生产。大力发展智能工厂,加强企业间网络化协同,创新生产方式、组织形式和商业范式。

  完善政策环境。着力营造规范有序、包容审慎、鼓励创新的发展环境。一是健全法律法规,制定完善适应数字经济新技术新应用新业态新产业发展政策法规。二是包容审慎监管,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事前监管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充分利用大数据,推进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公共服务高效化。三是强化安全保障,统筹推进网络与信息安全技术手段建设,全面提升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网络数据、个人信息等安全保障能力。

标签:

责任编辑:陈宏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