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产业2019年的运行环境与发展密码

2019-04-09 09:12 来源:腾讯研究院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全文共计5505字,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来源 | 腾讯研究院

作者 |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李国强

面对内外部环境变化的压力,中国经济在2018年依然交出了一份好看的成绩单,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将其概括为,“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2019年“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但在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也不会改变的大背景下,机遇依然存在。

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2019年迎接挑战的各种方针,即制造业大幅减税,金融资金向中小企业倾斜,财政过紧日子,鼓励科技创新和战略新兴产业,诸多政策都指向一处,即动用实招推动经济脱虚向实、转型升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互联网行业在“一盘棋”中处于什么样的角色?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作用?又能实现哪些突破呢?

一、互联网首次与中国经济同频共振

2018年,中国经济遭逢大变,之前风生水起的互联网行业也频频遭逢困厄。先是P2P大面积暴雷,互联网金融遭遇重挫,之后是共享单车神话破灭,狂热之后度日艰难。下半年,众多知名互联网企业传出了裁员的消息,尽管相关企业纷纷辟谣,但互联网行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领域的困顿与中国经济下行是同步的,这是互联网行业首次与中国经济周期同频共振。在此之前,中国互联网有着自己的兴衰周期。

中国互联网起步之时,与国民经济整体发展态势关联并不太明显。二十世纪90年代,中国互联网伴随国际风险投资大量进入而快速崛起,而到了2000年,以美国纳斯达克指数大跌为标志,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互联网都进入泡沫破裂期。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刚刚加入WTO,国企改革持续推进,外贸出口突飞猛进,国民经济高速发展。

2003年之后,美国互联网经济涅槃重生,全球互联网进入发展快车道,中国互联网经济从此开始突飞猛进。从传统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3G到5G,从软件应用到智能手机制造,中国诞生了华为、腾讯、阿里、百度、京东、小米等一大批优秀企业,成为唯一堪与美国匹敌的互联网经济大国。从那时到现在,中国国民经济经历了2008年、2014年等若干次下行和波折,而互联网经济则一枝独秀,持续增长了十多年。

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日益严峻,互联网领域再也不能置身事外,同步下行趋势非常明显。这种趋势深刻地表明,互联网作为一种通用技术和新兴经济形态,已经与国民经济高度融合,休戚与共。近些年,互联网企业纷纷开始探索进军传统产业,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车联网等相继成为各个行业的热门话题和转型升级的方向。

表1  部分互联网企业代表“两会”提案

2019年两会,各大互联网企业家代表的提案均关涉到互联网和传统产业两个方面,例如百度总裁李彦宏关于智慧交通和智慧医疗的提案,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关于产业互联网的提案,小米总裁雷军关于工业物联网的提案等,都进一步表明了互联网行业进军传统产业的信心和决心。

二、《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的热度与深度

一方面,“互联网+传统行业”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自然演进的结果,或者说是互联网企业进入下半场之后的必然选择;另一方面,国家也对互联网寄予厚望,希望其引领国民经济转型升级、跨入数字经济时代,加速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融合的步伐。

回顾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互联网”和“网络”都是其中的热词。2015年,李克强总理首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即是希望以互联网为先锋,“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改造传统引擎,打造新引擎”。此后五年间,互联网始终热度不减,今年除了继续鼓励“互联网+”之外,又进一步提出了“智能+”的概念,要求“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图1  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有关互联网的词频

不过,虽然从词频上看互联网热度不减,但互联网在政府政策视野中的位置却在悄悄发声变化。如果说2015-2016年互联网曾经占据过政府工作显著位置的话,那么到今年,互联网则稍稍从镁光灯下移开了。

这并不是说互联网变得不重要了,而是因为国家面临着更加急迫的问题。经济下行是中央最关心的问题,2019年《报告》的主调是大力扶持制造业、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确保国民经济中高速增长,其他各方面工作都必须服务于这个目标。

当前国家宏观调控的目标是很明确的,即一方面用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尽可能地在短期内稳住经济,确保一定的GDP增速和充分就业,另一方面大力推动科技发展,以期新科技革命引领国民经济走出下行漩涡,即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两方面一个着眼于短期,另一个着眼于长远,相互配合,缺一不可,互联网产业在后一个方面扮演着关键性角色。

深入研判历年《政府工作报告》,可以发现在政府眼中互联网的角色确实在发生变化,逐渐从渗入各个领域的泛在性技术,演变为兼具前沿性和基础性的引领性技术,领域收窄,而角色更加吃重。互联网不是万灵药,但互联网的确是当今国民经济的核心动力之一。

此外,在中美贸易战也使中央认识到,信息技术和互联网产业发展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中兴和华为等信息和通讯技术企业,直接关乎国家竞争战略。

三、互联网担当起新旧动能转换的先锋

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的重头戏之一是“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报告》明确指出了四个方面:

01、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02、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03、提升科技支撑能力。加大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支持力度,强化原始创新,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健全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


04、进一步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引向深入。鼓励更多社会主体创新创业,拓展经济社会发展空间,加强全方位服务,发挥双创示范基地带动作用。

在具体提法上,除了继续提倡“互联网+”、用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之外,新提出了“智能+”概念,着眼点是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新兴产业领域。人工智能代表着新一波的科技浪潮,除了BAT等互联网领军企业之外,近年来在人工智能领域涌现了大批初创和独角兽企业,许多传统制造业企业也纷纷涉足,对工业领域的引领和提升作用比较大。

互联网企业也越来越重视基础科学的研究,BAT等领军企业相继组建了许多基础学科研究团队。2018年11月9日,在腾讯迎来20岁生日之际,腾讯宣布投入10亿元启动资金,发起了旨在支持青年科学家的奖项“科学探索奖”,鼓励和资助青年科技工作者投入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的研究。2019年两会上,马化腾的重要提案之一是《关于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加强中国关键核心技术与基础科学研究的建议》。

图2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互联网领域的期待

《报告》中没有提到但却极具重要性的一个方面是加快5G商用步伐及发展下一代互联网。1月份工信部部长苗圩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明确提出,要加快5G终端成熟、加快网络建设进程、加快培育5G融合应用。另一方面,诸多城市竞相发布5G发展规划,抢夺互联网产业的下一个风口,例如北京市宣布要在2020年实现重点区域5G全覆盖。3G牌照发放曾引发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狂飙突进,国家对未来的5G发展也寄予厚望。

此外,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重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经济下行、不少企业开始裁员的情况下,鼓励自主择业和创业,鼓励互联网企业的孵化,也是应有之义。

四、用互联网驱动政府治理变革

经历了多年的大部制改革以及2018年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之后,大规模机构改革和调整基本告一段落,因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强调互联网技术驱动下的行政流程优化和再造,即“互联网+政务服务”。

首先,借助互联网推动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通过发展“互联网+教育”,推动城乡教育一体化,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医疗方面,《报告》指出要加快建立远程医疗服务体系,通过互联网解决医疗资源优化配置问题。此外,在扶贫问题上互联网也能发挥很大作用,腾讯、阿里、京东等都在尝试“互联网+精准扶贫”。

第二,借助互联网优化政府流程,推动行政办事便利化,实现“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2019年《报告》重申并再次强调了这方面的内容,指出要以简审批优服务便利投资兴业,推行网上审批和服务,加快实现一网通办、异地可办,使更多事项不见面办理,确需到现场办的要“一窗受理、限时办结”“最多跑一次”。

图3  互联网技术驱动政府治理变革的四个维度


第三,在市场监管方面,《报告》强调以公平监管促进公平竞争,推动“互联网+监管”。在信息透明、统一规则、清理规范行政处罚事项、优化执法效率等方面,互联网能发挥不少作用。

第四,为了推动各级政府部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政策,《报告》在最后强调了监督和督查的重要性,提出要压减和规范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实施“互联网+督查”。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督查考核要务实,杜绝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坚决精简会议和文件。

此外,为了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报告》鼓励各地探索推广一批有特色的改革举措,提高企业和群众办事便利度。过去几年中,浙江率先提出的“最多跑一次”,广东正在强力推进的“数字广东”等,都为互联网助力政府治理提供了非常好的借鉴。

对于用先进技术驱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央越来越重视。例如刚发布不久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首次提出,要在粤港澳建设“智慧城市群”,探索建立统一标准,开放数据端口,建设互通的公共应用平台,建设全面覆盖、泛在互联的智能感知网络以及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空间信息服务平台等信息基础设施,大力发展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市政、智慧社区。

五、互联网技术与投资的溢出效应

近些年,国家之所以高度重视互联网的作用,与互联网产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相对突出的位置是分不开的。

在产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的世界浪潮中,中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互联网行业主动进军传统行业,帮助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反观德国、日本等制造业强国,互联网固然有驱动作用,但智慧制造(例如德国“工业4.0”)更多的是制造业自身进化的结果。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技术和投资是两个最重要的因素。

首先,中国互联网与传统制造业之间存在着较大的技术位差。

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迅猛,中美两国共为互联网时代的两极,产业差距和技术差距都比较小。根据Visual Capitalist网站数据,2018年全球Top20科技巨头公司被美国和中国包揽,其中美国11家,中国9家(腾讯、阿里、蚂蚁金服、百度、京东、滴滴、小米、美团、今日头条等)。在商业创新方面,copy to china正在转为copy from china,亚马逊、facebook等开始学习中国竞争对手的成功经验,而中国的移动支付早已走在了世界前列。

另一方面,中国传统行业整体上处于“大而不强”的状态,还在艰难地转型升级。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行业的技术优势和商业模式就很有借鉴意义。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作为新的通用技术,能够较容易地应用在传统行业。

第二,中国互联网行业有着成熟领先的投资模式和相对充裕的资金。

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之初接受的就是国际风险投资,多年来一直与世界最前沿的投资机构保持密切关联,逐渐形成了我国乃至世界领先的投资模式。2010年以后,中国本土投资力量崛起,影响力逐渐超越国际资本,BAT等互联网领军企业纷纷通过投资打造生态圈,除了互联网领域之外,还纷纷进入制造、零售、物流、文创等领域,用互联网精神改造传统行业。

表2  中国互联网及资本市场历史演变

凭借着技术和资本优势,互联网行业是能够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也能在参与过程中不断壮大。诚如马化腾所言,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将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历史机遇和技术条件,对实体经济产生全方位、深层次、革命性的影响”。

六、勇于担当,方得未来

阵痛是成长中难以避免的经历,经历了阵痛,接下来能够走的更稳。中国经历过2000年的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在那次灾难中生存下来的企业例如腾讯、阿里和网易等,之后都成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领军者。

2018年至今,中国互联网领域再次经历阵痛,只是这一次,中国互联网不再是茶杯里的风暴,而是与中国经济各领域深度交织在了一起。挤出泡沫有利于之后更健康的发展,未来,中国互联网行业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发力:

01、从模式创新到科技创新。从国际上来看,中国互联网企业一向注重商业模式创新,在互联网深度和广度都极大扩展的今天,科技创新和基础研究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02、从单兵突进到有机融合。中国互联网早已不再是相对隔绝的领域,它深深地融入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逐渐与许多传统行业融合发展。在互联网下半场,互联网与其他行业碰撞发生的化学反应更值得期待。

03、从独善其身到担当未来。互联网领域需要跳出“在商言商”的窠臼,担当起更多的社会责任,为国家发展和人类文明做出更大的贡献。

标签:

责任编辑:陈宏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