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网之父正投身的“互联网去中心化”事业,目前仍有这几大难题

2018-10-08 17:19 来源:人工智能学家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8月初,去中心化网络峰会(The Decentralized Web Summit)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与会的不仅有一众互联网名人——“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Lee、美国非营利性科技组织“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的创始人 Brewster Kahle,以及 TCP/IP 协议和互联网架构的联合设计者之一、现 Google 副总裁兼首席互联网顾问 Vinton Cerf,还有像分散式文件系统 Tahoe-LAFS 的创始人 Zooko Wilcox 这样的数字货币先驱,以及众多区块链应用开发者和学界人员。

  当然,这种场合也当然少不了微软、谷歌、Mozilla 等公司派来的代表,在他们一边的则是伺机而动的一群风投人士。

  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几大难点

  此次峰会的主题是破除互联网目前严重中心化的态势。“中心化”是指现在的网络高度依赖于集中式服务器集线器和数据中心,从而形成了“谁手里的服务器多、数据多,谁权力就大”的局面。由此导致的数据掌控权分配不均,也促使数据资源丰厚者“肆意”开发基于这些数据,但限制用户对个人数据自由支配,且威胁用户个人信息安全及隐私权的应用。

  因此,会议的主旨就是将数据从这些集中式的贮藏库中解放,并将它们还给用户,但同时要保留目前互联网简便、易用的特点。

  根据会上各界人士的讨论,目前来看,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攻克几个难点。其一,就是将数据从强制用户共享信息的应用中分离,从而让用户能自主选择将个人数据储存到何处,以及选择将其中多少授权给在使用的应用。Tim Berners-Lee 的 Solid 平台,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它将用户数据分纳入多个“容器”,以此实现用户对数据归属的精确控制。

  另外一个难点是身份验证,即在用户真实身份保持私密的情况下,保证数据是属于且仅属于本人的。

  要实现这点,网络的建立应该是用户到用户(peer-to-peer)而非从中心辐射(hub-and-spoke)的。为了保证一定的冗余度和吞吐速度,文档的副本也应以用户普遍熟悉的、基于种子(torrent)的文件共享模式,来储存在不同的设备上。

  此外,最重要的是,在实现上述两种功能的基础上,这个模式还要保证网络的低延迟,同时提升操作的简易度及对应用开发者的友好度。

  上届去中心化网络峰会于 2016 年举行,组织这两届峰会的 Internet Archive 的商业合作总监 Wendy Hanamura 表示,Internet Archive 的主要工作是定期收录并永久保存全球网站上可抓取的信息,目前数据总量已超过 40PB。为了合理存储这么庞大的数据量,Internet Archive 正积极试验多种去中心化技术,其中包括 WebTorrent、 DAT 和 IPFS 等存储协议,GUN 数据库,以及 P2P 协同编辑器 YJS。

  与上届相比,此次会议涌现出了更多能实际工作的代码。Hanamura 表示:“目前很多相关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去中心化’真正成为主流还要很久。不过,Firefox、Chrome 和 Brave 等知名浏览器团队正在开发的应用,已能在保证性能的基础上,有效提升用户体验。Mozilla 在此次峰会上还展示了一套针对分散式系统的 Firefox API。”Hanamura 发现,峰会上有关浏览器的对话已经不再牵扯到服务器。她认为,这是个很好的迹象。

  此外,Hanamura 指出,去中心化技术领域里,经常有多个小团队在做高度相似的工作,因此互相协调并抓住潜在的合作机会是很重要的。她表示:“这次在峰会上见到许多团队敲定了合作事宜,这对整个产业的扩张大有裨益。”

  据很多与会的公司创始人透露,行业内目前出现的另一难题是对人员的管理。理想条件下,一个团队内所有人都应保持一个目标一条心。两年前,业内普遍面临缺钱的困境,而数字货币通证的流通成功地缓解了局势。大量资金流入了去中心化技术领域,比如 Filecoin ICO 时进账的 2.3 亿美元,以及开发去中心化浏览器的区块链初创公司 Blockstack 拿到的 5 千万美元。而恰恰是横流的资本,让一些人心有旁骛,从而拉低了团队的凝聚力。因此,如何维护初创团队的完整性,避免人才流失,成为了很多新生企业需要关注的一大问题。

  一旦建立,去中心化网络会带来哪些隐患?

  说到底,网络的去中心化为什么这么难实现呢?

  “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 曾在 1998 年表示:“如果互联网技术当初是所有制,而且全部归我本人控制,那它可能永远都不会普及。有关互联网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是让它成为一个公用的开放式系统。当你要保证这种公用性时,你就不能将它攥在自己手上。”

  而这个承载着全面公用性愿景的产品,现在已经被提供中心化服务的科技巨头们掌握了实际控制权。它们通过推出数字媒体、搜索引擎以及社交网络等产品,并辅以高质的使用体验,成功地将用户“绑定”。同时,快速积累的用户数据和日渐高效的广告投放,保证了这种商业模式的完美运行。

  要与这些巨头竞争、解除这种牢固的用户黏性,去中心化技术首先要建立一套性能同等,甚至更优的系统,能让用户搜索、互联,并完成一切中心化网络能实现的商业行为。接下来,它需要迎来一个网络用户广泛了解,并选择接受去中心化概念的奇点。不然,在如今高度垄断化的互联网格局下,中心化的态势可能永远都不会被撼动。

  近年来不断涌现的数字货币产品和小额付款应用,也让去中心化技术成功占得市场的一席之地。不过,Blockstack 的 Patrick Stanley 直言,这些产品和应用远非主流。要想真正撼动市场,就需要开发一种“新式的、不再依赖广告投放和用户数据收集的商业模式”。

  在系统层面,建立无 Hub 架构的方法也需反复考量。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怎样实现信息的统一:网络中的不同节点看到的是不同版本的“事实”(发生了什么事件,按怎样的顺序?),那怎样才能让这些版本在一个没有参考基准的情况下,得到统一,并防止系统内其他“坏节点”对统一的结果产生影响?

  而另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充分满足用户的需求。在使用一个去中心化应用前,用户真正关注的点是自主、隐私、安全还是替代型经济?对一个用户群,这些因素所占的分量各是多少?还有,怎样协调针对这些因素的不同研发策略?

  致力于用去中心化储存平台取代数据中心的 MaidSafe 公司的 CEO David Irvine 坚信,多方合作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MaidSafe 的代码就是完全开源的。David 表示:“我们曾经体会过开发独立功能的苦处,所以现在我们正积极与其他公司展开合作,来打造凝聚多方特色和功能的高级产品。”

  一旦建立,去中心化网络会带来哪些隐患?

  在将用户数据分散储存,提高对隐私和安全的保护的同时,去中心化网络也可能成为不法分子的温床,因为他们的沟通和交易将变得更隐蔽。创建星际文件系统 IPFS 的 Protocol Labs 公司的 Matt Zumwalt 表示:“我们应充分考虑,有哪些方式能侵入、破坏,或将恶意 API 植入这个新建的去中心化系统,并提前准备应对措施。”

  现在,我们调转目光,来了解一下几家去中心化技术的成功应用者——Blockstack、OmiseGo 和 MaidSafe——的进程。

  Blockstack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BlockStack 的目标是普及去中心化网络中的私人 ID,以及将个人数据与应用完全分离。在 Blockstack 的系统中,每个用户有自己独有的去中心化 ID(Decentralized ID,DID),由此登入网站和应用时就无需第三方的介入。DID 在区块链中注册后,会形成一个公钥。用户能以公开这个公钥的形式来授权其他用户或应用获取他的个人数据。

  同时,用户的数据只与 ID 绑定,而非与应用绑定。应用扮演的角色仅仅是用户分享数据的界面,而非主动控制这个过程的程序。用户数据是被分散式地储存于一个名为 Gaia 的系统中的。

  据 Blockstack 发展部主管 Patrick Stanley 表示:“去中心化也有个明显弊端,那就是会拉高协调费用(coordination costs)。不过,高费用换来的充分协调意味着确保了所有利益相关者间意见的一致性。这也是去中心化普及的重要基础之一。”

  OmiseGO

  OmiseGO 是亚太地区 fintech 公司 Omise 的子公司。与 PayPal 类似,Omise 的主产品是交易法定货币的移动支付平台,而 OmiseGO 则想把 Omise 的业务扩展到数字货币。

  OmiseGO 的服务建立于 OMG 区块链之上,而 OMG 则建立于以太坊之上。其中,OMG 利用了 Plasma 技术,来给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交易提速。

001.jpg

图|OmiseGO 团队(来源:computing.co)

  据负责 OmiseGO 生态链发展的 Althea Allen 解释,OmiseGO 的长远目标是为那些无法接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务。

  她认为:“目前的互联网有太多的‘中间方’,而其中有些中间方对特定的用户群体并不是 100% 公正,从而导致他们的权利更易遭到弱化。因此,我们希望能打造一个能确保代理机构公平办事的去中心化网络。这样所有互联网用户就都能实现对个人信息、财产和网络自由的自主掌控。我们也清楚,这样的产品不仅要有强大的功能,而且要确保不会大幅改变用户以往的使用习惯。”

  与前文提到的 David Irvine 一样,Allen 也认为业内的互帮互助将成为关键:“打造这样的产品一定需要多方协作。我们目前就与以太坊平台紧密合作。良性竞争往往会给一个问题引入多个解决的思路。”

  就市场近况,她也提出警示:“区块链本质上并不一定是去中心化的,它也可以是专有的。许多机构,不论新旧,纷纷表达了要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意向。但其实在实现了表面上的去中心化后,它们本质上还是会维持原有的中央控制的模式。这种换汤不换药的行为,对我们所关注的去中心化改革是毫无作用的。”

  MaidSafe

  MaidSafe 于 2006 年成立,旨在建立一个全球范围内任何人都可以访问的去中心化储存平台。目前互联网的运作模式可以用名为 OSI 的七层模型(见下图)概括,而 MaidSafe 主推的 SAFE Network 网络就是要通过替代其中的 Transport、Session 和 Presentation 层,来实现在安全性、隐私性和自主性方面的提升。

002.jpg

图|OSI 七层模型(来源:computing.co)

  如前文所说,CEO David Irvine 是合作理念的坚定践行者。MaidSafe 已将其 PARSEC 一致性算法(consensus algorithm)做开源处理,并邀请其他项目加入,来完善对 PARSEC 的开发。

  “我们已和 Tim Berners-Lee 爵士的 Solid 项目商议合作,此前也有很多其他应用的开发者在我们的平台上发布了自家产品。”

  MaidSafe 的成立甚至早于区块链的出现。当被问到公司的信条时,David 说:“诚信。当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圈子里有种不理智的狂热,而我们一直在努力与它保持距离。互联网的革新不是一朝之功,而我们作为先驱企业,有责任把市场中被误导的一方拉回正轨。”

  我们再把视线拉回本文第一位出场的人物——“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在 2016 年的去中心化网络峰会上,他曾表示,有时会为自己当初的发明发展之迅速而感到惊讶。“伴随着网络的膨胀,出现了一些通过定位来时时‘监视’用户,并能控制用户进出网站权利的公司。如果它们收敛数据的脚步得不到约束,那可以说它们即将实现对用户个人生活的高度控制。”他说。

  不过,他对今年不断涌现的新互联网应用表示期待:“新社交网络 MeWe、开源项目 DTP(data portability project)、和我自己开创的 Solid 项目等等,都是在让应用摆脱对用户数据的依赖。同时,作为互联网用户,我们在维护现实中的人身自由时,也要不忘追求在数字世界中的全面解放。”

标签:

责任编辑:陈宏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