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大咖解读高端处理器发展战略

2017-04-14 11:04 来源:集微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去年7月,“中国高端芯片联盟”正式成立,联盟成员包括紫光集团、长江存储、中芯国际、中国电子、华为、中兴、联想,以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科院微电子所、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中标软件在内的27家国内高端芯片、基础软件、整机应用等产业链的重点骨干企业、著名院校和研究院所。

行业大咖解读高端处理器发展战略

行业大咖解读高端处理器发展战略

  2017年4月10日,“第一届中国高端芯片高峰论坛—高端处理器发展战略研讨”在深圳正式举办,此次研讨会上,联想集团联想研究院技术总监谢巍、龙芯中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胡伟武、Intel 数据中心集团中国区总监唐炯、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谷虹、IBM Openpower 中国区总经理黄小立、上海兆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副总裁傅城、ARM 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吴雄昂、中标软件副总经理李震宁均带来了精彩演讲,现场气氛十分火热。

  联想:开放合作推动国产高端芯片发展

  目前,联想的主要业务包括PC、服务器、手机,其中服务器方面已调整为 DCG,也就是数字中心业务。据联想集团联想研究院技术总监谢巍介绍,联想的DCG去年才开始成立,并购了IBM X86服务器的业务之后,经过整合已更名为联想数据中心业务集团。联想数据中心业务集团目前是全球第三大的X86提供商,有价值50亿的数据中心的业务,全球有超过6千多名员工,研发人员有2千多名。

  全球在服务器、数字中心方面有24亿用户,每天能产生25亿GB的数据,每天有500亿台的设备连在网上。但是80%的CEO会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只将20%的预算放在创新上。而对联想来说,如何克服这个挑战,也是联想成立DCG的主要因素。谢巍表示,未来DCG主要关心四个领域,分别是云、融合和超融合的系统、高性能和超规模的系统、软件定义数据中心。

  针对联想数据中心的业务策略,谢巍表示,联想的目标是提供全面的存储技术的创新,在数据中心领域成为大家最值得信赖的技术合作伙伴。联想已经从单纯的硬件提供商变成了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为各种客户的基础设施都在提供解决方案,包括存储,融合,超融合,网络等等。联想在提供包括传统的和最新的服务器存储技术,都会纳入到其中,整合到现有的数据中心业务中去,而且是通过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来降低运营成本。同时成立专业的hyperscale的团队,通过网络产品来管理动态的数据中心。从实施到维护全方位的服务。

  据谢巍介绍,联想目前刚刚成立了联想基金科技有限公司,在做相关的芯片以及存储方面的业务,未来将以系统为龙头,带动控制芯片以及SSD创新,进行产业链的合作,提高产品的竞争力。目前消费级SSD产品已通过测试认证,SSD产品也已获得客户认证,而企业级产品也在进行相关的认证中,目前所有的性能都是在同等测试条件下超过了国际厂商的水平。此外,联想在北京、武汉、硅谷、合肥、深圳、上海等都有相应的基地,以及相关的技术研发。

  龙芯:自主 CPU 发展道路

  龙芯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所自主研发的通用CPU,2001年5月,在(中国大陆)中科院计算所知识创新工程的支持下,龙芯课题组正式成立。从开始研发到现在,龙芯也已经有十六年的历史。龙芯中科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胡伟武表示,在这十几年间,龙芯也曾走过许多弯路,庆幸的是终于在2015年第一次实现盈亏平衡,2016年开始盈利。

  回顾龙芯这十几年走过的路,胡伟武认为龙芯经历了三个岔路口:第一个是走市场化路还是学院派的道路;第二个岔路口是走自主研发还是引进技术的道路,最终龙芯选择了自主研发;第三个岔路口是做产品还是建生态,最终龙芯选择了自己建生态。总结起来,龙芯走的是建设市场化的道路,这条路以安全可控为主题,产业发展为主线,体系建设为目标。

  目前,龙芯拥有三大系列产品,一是桌面和服务器,大CPU定位于英特尔的酷睿至强系列;二是龙芯2号系列,中CPU定位于英特尔的阿童木系列;3号系列主要包括3A3000和3B3000两款产品,综合性能是第一代产品的3到5倍,相对于第二代产品提高了1到2倍。

  未来,龙芯还将继续坚持自主研发,坚持生态建设。针对自主研发道路,胡伟武表示龙芯有一个特点,就是核心IP都是自己做;针对生态建设道路,胡伟武做 CPU 没有生态是不行的,比如现在很热的机器学习,如果只是单个的芯片肯定活不长,必须建设生态。最后,胡伟武说到,要建立自主产业生态,走这条道路的前景最光明,走通后对国家和人民的好处是最大的。走通这条道路,只有专心致志,艰苦奋斗,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Intel:数据中心从优化到创新

  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中,PC在继互联网出现之后,一直是最大的数据产生源,但是当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出现以后,便超过了PC,成为了一个产生数据的最大终端。而未来到2020年,估计会有500亿个互联网的设备连在网上,届时一个普通互联网用户平均每天能够产生1.5G的数据,但是每个智能医院可以产生3千G的数据,每一台自动驾驶的汽车每天能够产生4000G的数据,或者是一个智能工厂可能每天会产生100万G的数据,而这种数据爆炸带来的结果,是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

  Intel 数据中心集团中国区总监唐炯表示,这个世界需要大量的计算资源,再多的合作伙伴,再多的业界研究、市场研发,都不足以满足这些数据的要求。由于看到这样的市场前景,英特尔去年做了历史上第二次战略转变,不再把自己作为一家PC和CPU的公司,更多的是把自己作为一家数据公司。更多的数据需要更多的数据中心,而数据中心的能力的提升,能够带来新的服务、创新的服务,又能够带来更多的物联网设备和智能设备服务给大家,这是个良性的循环,而英特尔将把自己定义为一家数据公司来促进这个良性循环。

  整个数据中心是从优化到创新的过程。唐炯表示,刚开始只有计算资源的调配,整个参数可视性,也就是在整个数据中心所有参数的可预见性,包括可调控的那部分还是相对比较弱的,所以需要进化到SDI,所谓的软件定义架构,或者说是超融合。而在SDI的架构成立之后,当你每一次跟用户提交需求,每一次数据中心交付服务的时候,他会产生大量的数据,一个是用户的数据,一个是系统的数据,这些数据是IT非常重要的资产,已经成为或者是将会成为IT重要的资产。

  天津飞腾:开放生态助力国产芯片腾飞

  国产 CPU 已经做了很多年,而飞腾研发CPU也已经有20年,为什么那么多国家资金支持也没有做好呢?对此,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谷虹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点在于我们一直是一个追赶者,会遇到很多壁垒,尤其是无法跨越的专利壁垒、市场壁垒;第二点在于CPU的发展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无人、无钱、无雄心和无耐心;最后一点在于CPU的竞争最终是一个体系的竞争,因为CPU离最终的用户端太远,中间要经过硬件厂家、软件厂家,有硬件生态环境和软件生态环境。

  有挑战自然也会有机遇,谷虹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国家支持,尤其是近期政策方面的变化,人才方面的变化,都为市场带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变化。所谓的天时指的是新的业务模式,以前的 PC 电脑促进了英特尔和微软的发展,而现在互联网在变,人在变,使用习惯也在变,所以这会给市场带来很多的机遇,而对于CPU来说,应该怎么跟着产业走?目前还没有一个国际的定势,依然在探索阶段;所谓的地利在于随着中国市场的兴起,为某些专业化和定制化服务提供了机遇,比如说中国的服务器厂商也在崛起,从2010年开始,华为、浪潮和曙光服务器的量分别增长了44%、20%、11%;而所谓的人和指的就是开放,对于CPU来说,CPU的开放就是生态的开放,生态开放意味着参与的厂家多,由于参与门槛低,所以会强调技术竞争,这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绕过和打破一些技术壁垒。

  开放并不意味着不自主,自主不是要封闭起来,自主是有发展权。据谷虹介绍,飞腾首先是融入国际主流开放的生态系统,立足自主研发关键技术,保证自己拥有发展权,与用户紧密绑定,深度定植,设计符合本土化需求的CPU。产品上打算以服务器为切入点。在技术方面要以模块化来加速定制化。目前飞腾的模块化是分了两个系列,一个系列是飞腾的核;另一个是互联IP的模块,根据模块化快速的定制CPU。

  IBM:认知时代的 Power 驱动创新

  IBM是个百年老店,风风雨雨经过很多年,也转型了很多次。IBM的计算技术也一直从主机到小型机,到PC,到云计算,到linux,目前正处于面向大数据的计算能力,正在向一个认知计算有深度洞悉能力的计算时代发展。IBM Openpower 中国区总经理黄小立表示,IBM正在做出一系列和系统、芯片相关的布局。

  据黄小立介绍,IBM希望不断的在支持多线程、云计算方面有很好的支撑,所以从2010年的69纳米的power7到现在的power9一直在努力。比如说从2010年的8个核,每个核能同时支持四个线程,一直到目前市场上的P8系列,一共有12个核,每个核能支持同时8个线程,一个芯片同时就是96个线程。而到今年年底,IBM会开始向市场引入最新的P9系列。

  此外,黄小立表示,IBM在认知计算上,已经把一些很有名的软件包优化到了power系列上,比如power8就已达到和别人相比速度快2倍的成就。去年下半年,第三方厂家用power技术制造的服务器,成功帮助腾讯创造了2016年的大数据排序世界纪录,去年的power8的技术以6分之一的数量达到了2.8倍的吞吐数。未来,IBM 希望能够看到一个繁荣的power生态,包括在google等公司的带领下,一起攻上power的生态和应用。

  最后,黄小立表示,IBM 的Power芯片技术已经在国内有落地,目前 IBM 正在积极的跟有关方面洽谈power9技术的转让和落地机会,以及基于power9在国内的需求上也能够做出一些积极的响应。

  上海兆芯:国产 CPU 的合作与共赢

  CPU作为国家最具代表性的产品,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但是,国家在集成电路产业这一块确实相比国际的厂商而言还是非常落后,未来国产CPU仍然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上海兆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副总裁傅城认为,去年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的销售额增长了20%,其中制造业增长25%,设计业增长24%,封装测试业也有两位数的增长,但是实际显示的并不一定就跟数据上显示的那么好,依然面临着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些问题主要包括:首先,国产的通用CPU设计业仍然是国际上行业标准的跟随者;其次,核心的技术突破非常有限,只有极少数的企业才能具备关键IP和设计的能力;设计研发的投入不足;产业的生态规模有限,龙头企业的示范作用有待提升;人才团队短缺;产品推广应用规模有限。而针对上述问题,傅城也提出了几点改善建议,希望能够加快促进标准本土化的进程,加大研发上的投入,培养高端人才,塑造开放的生态,扩大应用推广,统筹发展基金。

  最后,傅城介绍了一下兆芯的解决方案特点。傅城表示,兆芯自成立开始就抱着完全产业化的心态和商业化的要求来要求自己。首先,兆芯有完全的自主IP核;此外,兆芯自开始以来就是坚持着X86的全兼容的态度,很多是基于国产的操作系统,比如说中科方德,普华等等,兆芯除了完全支持这些国产的操作系统之外,还支持各系列的windows,应用上就有了更多选择给到客户;最后便是自主,兆芯所有芯片的研发都是由中国团队在境内完成的。

  ARM:Redefining the future of computing

  ARM是CPU公司,但更像是一个生态平台公司。ARM 全球执行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吴雄昂表示,CPU这个产业,特别是高端芯片,生态是核心关键点。ARM的角色是希望打造一个开放的创新系统,ARM的生态在高端芯片领域的特点是比较明显的:第一个是在生态的广泛性和适用性上的优势;第二个是作为一个开放的授权的公司;第三个,作为整个产业在物联网、人工智能下一代发展的大趋势下,ARM的创新生态系统优势非常明显。

  吴雄昂认为,未来产业的自主可控开放度将是ARM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到2020年,从终端到云端,AI会无所不在,把这么多设备智能化连接以后,安全怎么办?对此,ARM未来将致力于如何在技术上打造一个平台,帮助合作伙伴解决这些问题。前段时间,ARM 便发布了新的人工智能架构,这个架构有很大的进步,可能会有超过50倍的AI—performance。

  纵观现在ARM在市场上的份额,吴雄昂表示,从手机到各个领域,从98年到现在,ARM 能够发展到现在的市场份额绝不是ARM的力量,而是生态系统的力量,由此可见,开放创新是大势所趋。而 ARM在中国下一步也是要符合大势所趋,ARM 认为在下一个5年、10年里,中国的科技行业会有飞跃性的突破,这个突破只能通过产业和投资相结合,本土和国际创新相结合的方式才能成为真正的发展趋势。ARM 希望下一步在中国不仅仅是以外资形象出现,而是能够成为真正中国产业的一部分。

  中标软件:OS 与芯片软硬协同,推动安全可靠产业进步

  中国还要做操作系统,有微软这么好的产品,为什么还要做中国的操作系统?中标软件副总经理李震宁表示经常会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对此,李震宁认为芯片和操作系统息息相关,自主创新的5个核心的方向,首先是核心芯片,包括高性能计算,移动通信,量子通信,但是特别也提到了一个,就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本身是在CPU和应用层之间的一个承上启下的软件体系,肩负着整个硬件和软件的解释以及执行,资源调动的工作。所以说,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操作系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关系。

  李震宁表示,目前在跟自主创新有关的产业链中,许多优秀的中国企业由于多年积累已经可以实现很多事情。首先在作为核心的芯片层,包括龙芯、兆芯、神飞、飞腾和power,都已实现自主或者国产化,以及部分知识产权的引入;再上一层,有曙光、浪潮、联想、长城、华为等整机厂商提供整体的硬件解决方案;而在操作系统层,中标软件便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代表;再上一层是中间件,东方通便已可以和国外的产品形成足够的竞争;再往上的数据库层也很关键,目前也有很多国内的数据库厂商做得不错;再往上便是金山、WPS等。

  据李震宁介绍,中标软件虽然是国资委下面监管的企业,但也是一家非常市场化的企业。比如在软件能力方面,中标便已通过了CMMI5级(国际通行的质量标准)和全球级别的认证。此外,在市场层面,根据赛迪的统计,中标从2011年到2016年已经连续6年在中国Linux市场获得了第一的成绩,去年国家海关总署公布的2016年4月份的进关3期的采购,第一名也是中标,包括快速通关系统,无纸化通关系统,单点登录等等,都是运行在中标的操作系统之上。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