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国制造“三重困境”要振兴实体经济,实施创新驱动

2017-03-21 14:03 来源:消费日报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3月18日至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的举办地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论坛特别推出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前沿创新展”,展示参会企业在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方面的实践和故事。下图为微软公司展台,左图为长城汽车展台。

在全球制造业重构中提升中国制造

在全球制造业重构中提升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2025’就是帮助我们提升自己的制造业品质

"中国制造2025"就是帮助我们提升自己的制造业品质

  如何破解政府很给力、金融机构很委屈、企业很困难局面——

  破解“三重困境”要靠金融创新

  “中国政府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为服务实体经济下了很大功夫,但我们还陷于‘三重困境’。”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点明了当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面临的处境。

  张承惠所说的“三重困境”指的是政府很给力、金融机构很委屈、企业很困难。张承惠认为,破解“三重困境”要靠金融创新。

  “当前的问题是金融创新不足,而不是金融创新过度。”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马蔚华同样强调了金融创新的重要性。他认为,一个健康的经济体,金融和实体经济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基础,而金融是实体经济的助推器。

  目前,不少资金借道一些金融创新产品,推高金融市场杠杆或者进入股市、楼市等,使某些金融创新与“脱实向虚”联系了起来。

  “也不能因为出现了‘脱实向虚’,就惧怕或拒绝金融创新。”马蔚华认为,的确,国际金融危机和金融创新有关,但总的来看,华尔街所代表的金融创新力量创造的财富大于破坏的财富。他认为,中国当前更要进行金融创新,与此同时,金融创新还要政策的引导和监管,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

  美国年利达律师事务所主席罗伯特·艾略特也认为,金融创新势在必行,如果不去创新,带来的风险可能更大,“金融创新需要改革现有框架,让金融体系效率进一步提升,同时进一步降低成本”。

  中国在金融创新方面已经有所突破。从去年起,在全国选择了5个省区、10家银行进行投贷联动试点,把股权投资和银行贷款融资相联动,实现对企业的全周期创新创业支持。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在试点过程中,银监会一方面促使银行加大对创新的支持力度,另一方面也时刻防范可能形成的金融风险,“创新本身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也没有稳定的现金流和可以抵押的资产,还缺乏正常的资产负债表。因此,必须建立有效的风险防控机制”。

  接下来,中国如何加快金融创新步伐,以便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与会嘉宾围绕这一问题纷纷出谋划策。

  张承惠认为,金融创新要抓住三点:一是要把准实体经济的“脉”;二是金融机构要抓住机遇,推进全方位的金融创新;三是要进行制度创新。

  “要弄清实体经济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融资服务。”张承惠认为,金融服务要由“高大上”转向“专精细”,对应企业多样化的需求,为其提供灵活多样的融资服务。此外,实体经济面临的市场风险越来越大,金融机构还需要思考,怎么帮助实体经济有效地管理风险。

  当前,我国正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正在加快。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也需要抓住机遇进行转型。张承惠强调,金融机构的创新不仅是产品创新,还有流程创新、技术创新、服务创新等,需要进行全方位的创新。从制度创新来讲,要进行监管体制的创新、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创新和财税支持制度的创新。

  “对银行的监管者来说,如何鼓励其更好服务中小企业,同时又有效地防范风险,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王兆星强调,对银行来说,必须要了解你的客户,了解你客户的业务。我们鼓励技术创新,也鼓励提高对小企业服务的效率。同时,始终不要忘了把对小企业客户信息的掌握和信用的分析,作为发放贷款和防范风险最重要的基础。

  借鉴德国4.0经验 全面推进智能化转型

  经济日报讯 记者徐惠喜 袁勇报道: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举行之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携手德国博世集团发布了《借鉴德国4.0推动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报告。报告指出,中国制造业整体处于工业2.0向工业3.0过渡阶段。不同行业、地区和企业间的自动化程度和信息化能力存在巨大差异,发展水平参差不齐。

  报告提出,以实现智能制造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企业核心竞争力提高为宏观和微观目标,全面推进制造业智能化转型。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整体思路是包含“一大载体、双轨路径、三个阶段、四大支撑、五条措施”在内的“12345战略”。

  课题组组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赵昌文介绍说:“一大载体就是以龙头企业为发起人形成的工业互联网综合体或智能制造产业联盟;双轨路径就是以制造企业为主体推进的‘制造+互联网’模式和以互联网企业为主体推进的‘互联网+制造’模式并行,行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全国性工业4.0协同推进平台并行等发展路径,解决眼前矛盾的‘问题导向’型战略与着眼于长远的‘规划导向’型战略并行等;三个阶段则包括‘补短示范和全面追赶’‘重点突破和缩小差距’‘并驾齐驱和全面超越’;四大支撑则是以工业互联网与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工业互联网平台、制造业全产业链支撑体系和人才、教育、职业培训体系等为支撑;五条措施则包括组织保障、产业政策、创新政策、人才政策和国际合作。”

  项目中方执行负责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表示:“中国工业、制造业部门能否成功实现转型升级,直接决定了中国经济能否持续稳定发展并进入到高收入国家行列,未来10年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

  中外企业家讨论制造业发展前景——

  在全球制造业重构中提升中国制造

  当前,“中国制造2025”“德国工业4.0”等多个国家的制造业规划正稳步实施,推动着制造业转型升级。与此同时,贸易保护主义、贸易壁垒在世界多地出现了抬头趋势。在这些复杂的背景下,全球制造业格局将出现哪些新趋势?中国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企业又该如何更好地应对不断变化的制造业格局?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多位中外企业家就此进行了讨论。

  中国中车集团公司总经理奚国华认为,全球制造业发展趋势正呈现出新“四化”特征,并逐步重构着全球制造业产业格局,“一是壁垒化。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抬头,人才、商品、资本自由流动壁垒愈发明显。二是智能化。制造业传统竞争优势正在消失,‘互联网+制造业’深度融合,塑造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三是梯队化。高端制造业逐步向发达国家回流,低端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分流,全球制造业分工竞争的态势正在加剧。四是多极化。各经济体对全球价值链的依赖程度提高,全球价值链被发达国家垄断的局面正逐渐被打破,价值链重构步伐不断加快”。

  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许立荣则从航运数据角度,证实了奚国华的部分观点,“制造业在全球空间布局逐步多元化,在发展中国家之间也出现了梯度转移现象。全球集装箱海运量已经可以证明这一点”。

  随着制造业发展格局变迁,产业溢出效应更加显著,制造业与其他行业的融合不断加强。许立荣对航运业受到的影响感同身受:“制造业在全球布局调整将深刻影响着全球航运布局。随着消费市场回流、智能制造进一步发展以及全球消费者需求不断扩大和升级,制造业所需要的综合全球物流的配套要求越来越高。因此,航运与制造业之间的跨界融合将不断深化。”许立荣表示,航运与制造业将不断创造新双赢模式,形成融合、物流、制造、贸易、金融为一体的“制造+航运物流供应链”生态圈。

  在此过程中,中国制造业该如何把握发展方向,掌握市场主动权?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认为,中国首先要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

  “从出口额和规模来看,中国确实是制造大国。但是,从自主创新和自主品牌来看,我们还不是制造强国。‘中国制造2025’就是帮助我们提升自己的制造业品质。”宋志平还认为,中国企业要逐步“走出去”,更要注重和西方跨国企业的合作,共同发展,而不是“我来,你走”,“中国企业‘走出去’会进一步改变全球制造业格局。‘走出去’应该是合作的心态,而不是简单的竞争心态”。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