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低于预期的情况下,2017年VR创企该何去何从?

2017-03-16 11:03 来源:猎云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近日,一年一度的游戏开发者大会在旧金山揭开帷幕,在今年VR行业发展低于预期的情况下,外媒Venture Beat与两位业内高管就VR创企的生存手段进行了探讨。以下我们以主持人的视角向大家分享双方谈话内容。

邀请了VR创企CEO和高管,探讨未来的出路

邀请了VR创企CEO和高管,探讨未来的出路

  今年以来,VR行业投资锐减,消费需求增长滞缓,面对此现状,我们邀请了VR创企CEO和高管,探讨未来的出路。他们分别是Anorak的Greg Castle和The Venture Reality Fund(VRF)的Tipatat Chennavasin。

  Castle是Oculus VR最早的投资人之一,众所周知,这家公司后于2014年被Facebook以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之后,Castle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专门投资VR创企和其他发展迅速的科技市场,迄今为止,他所投资的公司已达33家。Chennavasin表示,过去一年间,他见过1800多家创企,下图就是他根据相关信息制作出的VR行业图表。

根据相关信息制作出的VR行业图表

根据相关信息制作出的VR行业图表

  以下节选自双方对话。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今年VR行业的发展并没有我们预期的火热。之前Digi Capital预测,到2020年,AR和VR市场的营收将达到1500亿美元;现在,这一估值已经两度下调至:到2021年,AR和VR市场的营收将达到1080亿美元。然而,这恐怕还只是开始。那么,在这样一个增长缓于预期的市场,你们是如何应对的呢?

  Greg Castle:在踏足VR之前,我的工作与此毫无关联。我曾经是餐厅老板,2010年之后又做起了游戏生意,可以说一直是为用户提供工具。

  后来,我开始和创企打交道。几个朋友联合创办了Oculus,我的投资机会就这么来了。幸运的是,我的投资获得了巨额回报。但是,真正激起了我感兴趣的是VR行业。最初,我、Palmer Luckey、Brendan Iribe、Nate、Michael在一家餐厅一起吃了晚餐,也就是在那里,我们几个第一次认识了Palmer。当时的我必然没想到,这场晚餐,最后诞生出颠覆行业的伟大公司。能和这几个一道探索一段旅程,这是比投资Oculus带来的回报更具价值的事情

  Facebook收购Oculus之后,我得以将全部时间花在投资上。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基金公司,专注投资新兴技术。不仅仅是AR和VR,也包括机器人、自动驾驶技术、计算机视觉等一切炫酷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士和外行人士在看待VR上存在显著的区别。所有业内人士都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VR神话在大家心中破灭。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管理别人的期望值。很多人看着销售数据,觉得没达到自己的预期,但是我们业内人士知道,VR行业的建设本身就是一个长期性的过程。

Greg Castle专注投资新兴技术

Greg Castle专注投资新兴技术

  因此,我对创企的建议是:前路漫漫,能融多少是多少。

  Tipatat Chennavasin:我是Venture Reality Fund的联合创始人兼普通合伙人。我们管理着5000万美元的资金,致力于投资VR和AR技术。在我看来,当下是独立应用开发者的黄金时代。

  我想,VR行业最有意思的就是,硬件销售数量并不是惟一衡量标准。软件公司的发展情况如何?整个生态系统是否健康?我看着Wii(任天堂公司2006年推出的家用游戏机),虽然确实是任天堂的良心之作,却也是所有第三方开发人员的噩梦。转过头来看Vive,俨然相反。这款设备的首批销售量并不足以让人震惊,大约在50万台左右,然而与之相关的9款软件却借助其平台广泛传播,并收获100多万美元的营收。这背后靠的不仅仅是平台支持。

  如果你花500万美元制作了一款游戏,你未必能收获3000万美元的回报。但是,如果你是一家小型独立开发工作室,游戏开发成本在30-50万美元之间,那么你有很大的可能在第一年就获得盈利。我们已经在许多团队身上看到了这一模式的成果。在跑步之前,你得先学会走路,这些信号预示着非常健康的发展。

  同样值得欣慰的是,最初的VR公司,无不是渴求风投投资。对于游戏行业来说,这种习惯糟糕至极。而现在,很多公司开始退后一步,注重内容开发,我们长期以来对VR行业的期待总算开始闪现成功的微光。

  主持人:行业内是否有这样一个排名,比方说谁会对VR平台公司投资最多?

  Chennavasin:那肯定是Facebook、Oculus和HTC。谷歌也不赖,他们有Daydream平台。这些公司在真真切切地为团队投资,不是5万美元,不是10万美元,而是动用全身力量支持团队发展。我相信我们还会看到更多公司加入这一行列,比方说LG、微软、高通、英特尔,甚至苹果。英特尔、英伟达、AMD等芯片制造商都在投资开发人员,助力生态系统的形成。独立工作室可以借此机遇,狠狠发展一把。

  Castle:Chennavasin的建议很明智。我不太了解微软已经推出了哪些东西,但它绝对是今年值得关注的公司。我欣赏他们的发展策略。

  主持人:Chennavasin先生,你所在的VRF专注投资AR和VR公司,我想你大概清楚哪些公司比较优秀。

  Chennavasin:我和别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过去2-3年之间,我持续投资着VR和AR公司。我见过不下1800家相关创企,并非所有公司都是真材实料,不过他们普遍非常努力。我注意到,行业内获得投资、营收或与大型公司达成伙伴关系的公司在过去这段时间内增长了3-4倍。

  主持人:能谈谈预测数字吗?业内人士是否认可这一预测?

  Castle:说到底,所有做事的背后都是有动机的。Digi Capital也需要打响自己的品牌。总有人会去预测,但有一种声音我很认同,那就是:这些预测愚蠢至极。

  作为业内投资人士,我们拥有一种他人羡慕不来的权力,即:扯掉这些鬼话的面具。当你和媒体或者外行谈论这个行业时,遣词造句都需谨慎。人们很容易就会相信,VR是未来,但你要谨慎,因为前进的路途上,一定会遇到许多阻碍。一旦我们开始对这些愚蠢的预测数字夸夸其谈,那就意味着我们必然要失望了。

VR面临着机遇与挑战

VR面临着机遇与挑战

  主持人:你们怎样看待在VR中插入广告?

  Castle:有两种看待方式。大体上来说,广告是企业赚钱的重要途径。不过,我们不能只保持这一种眼光了。企业必须证明,如果你制作了一部电影或开发了一款游戏的话,消费者愿意为之买单。

  主持人:还有一种看待广告的方式,那就是赞助。许多与VR相关的科技公司都愿意赞助内容和活动。我曾经就职于一个虚拟协作空间平台Skyview,我们发现在线零售商都希望把消费者投置于VR环境中,以此作为一种销售手段。你们怎样看待当前VR行业的散乱状态?我们有Gear VR、Cardboard、Oculus、Vive等平台和服务。这种散乱状态在短期内是否会消失?会否出现一个整合型产品?

  Castle:目前来说,散乱状态反而是件好事。我们尚处于试验阶段,好比当初的手机。所有公司都在大笔投资,开发硬件产品,保护开发人员的创造力。

  作为一个开发人员,如果你苦于不知道该关注什么,我建议你首先思考一下,谁在为你提供资金。如果你能争取到平台的资助,自然很好;如果不能,你就应当关注用户的喜好。可以先上Steam(游戏平台)浏览一番,然后制作一款高端VR产品,确保它能在其他产品中脱颖而出。

  散乱同样意味着,你无法关注所有东西。这就迫使你作出决定,把自己的开发资源放在哪个平台上。

  主持人:见证过家用游戏和电脑游戏生态系统的发展滞后,我敢肯定的一点是,HTC Vive用户绝不会关注你的游戏搭载的是何平台,他们只想要完美的游戏体验,毕竟Vive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啊。

  Chennavasin:作为曾经的社交游戏从业人员,我认为在VR和AR的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钓大鱼”。很多人觉得,我得吸引到几百万用户,事实并非如此,你应当吸引的,是那些愿意花几千美元在你那“愚蠢”的游戏上的人。购买Vive的那群人,就是你的“大鱼”。你必须打造出最极致、最炫酷的体验,否则连20美元都别指望用户掏。你要思考的,是用户愿意花1000美元,甚至3000美元购买的产品。

  主持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应用内购买是否是VR行业的可行之道?

  Chennavasin:有可能。虽然尚未出现范例,但VR创企目前均采用的是溢价模式,因为这是最简单的选择。

VR在游戏方面投入很多

VR在游戏方面投入很多

  主持人:在未来1-2年内,大家会更加清晰VR内容应当如何定价,迭代周期缩短也将随之缩短。我们需要开发短期内能制作完成的游戏,如果你花2年开发一款游戏,那么等你结束开发时,恐怕世界都变了。

  Castle:这就不得不提到上面Tipatat提到的建议了,开发一款人们愿意为之付出1000美元的游戏。在我多年的工作中,每当有创始人向我展示一款产品,其产品体验是我绝对不会快进的部分。不论成本高低,你必须保证游戏有着完美的用户体验。只有这样投资人才会被打动,你的产品才能卖得出去,才能吸引赞助。这些都做完后,你才需要考虑哪个平台最能体现产品的优点。

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