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涛:“布道”物联网 物联网标准是中国人主导的

2016-04-26 09:04 来源:上海证券网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作为中国物联网的领军人物,刘海涛把科学家的创新思维创造性地运用到产业端,如物联网交通、物联网环保、物联网消防等领域。

  刘海涛还在国际上首创“物联网金融”理念,用物联网创新金融的模式,创立了全球首个物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所开辟的客观金融领域必将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桌子对面的刘海涛语速极快,思维在物联网的各种概念中跳跃。

  他瞪圆双眼,热切地看着你,若是你流露出一丝疑惑,也休想逃过。他噔噔噔快步走到办公室的中央,那里有一块黑板,他在上面刷刷写出一堆符号,然后像一个真正的教授一样,急切地对着黑板比划着说起来。他极力想让你明白:物联网,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世界!

  1968年出生的刘海涛是国家973物联网首席科学家、感知集团董事长。作为中国物联网的领军人物,即便口才滔滔,他也很难三言两语让一个文科生理解:物联网是什么?它和互联网到底差别在哪里?又将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革命性变革?

  国际电信联盟将物联网定义为:通过二维码识读设备、射频识别装置、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和激光扫描器等信息传感设备,按约定的协议,把任何物品与互联网相连接,进行信息交换和通信,以实现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的一种网络。

  “弄不明白吧?”为了解释清楚,刘海涛来来回回找了十几个角度来说这个问题。

  两个小时的采访让我相信,这个以海涛为名的男人,必将在物联网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中掀起滚滚波涛。

  “感知中国”

  “感知中国”是中国发展物联网的一种形象称呼。

  2009年8月上旬,高层在无锡视察时指出:“要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迅速建立中国的传感信息中心或‘感知中国’中心。”

  说起物联网,刘海涛围绕着“感知”逐步展开。物联网,就是面向实体世界的,“以感知互动为目的,以团队属性、社会属性为核心的感知互动系统”。

  刘海涛说:“互联网建立了信息地球村,是虚拟的。物联网带来的,则是一个实体世界的地球村。”

  “互联网解决不了雾霾吧,真解决不了;互联网能解决我们的交通拥堵吗,真解决不了;互联网能让我们吃上安全的东西吗,真不知道。那么靠什么来解决呢?要靠物联网。”

  “比如一大早起来,我们就从网络上知道国家领导人在干吗、奥巴马在干吗,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能知道。但你在隔壁邻居家喝茶的时候,家里被盗了能知道吗?你就不知道了,互联网不会告诉你。但是有了物联网,你就能感知并采取措施。”

  刘海涛进一步向记者解释,他认为互联网是一个信息共享的体系,其实它不应该叫互联网,因为联网是信息共享的一种手段,信息共享才是它的目的。所有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都是在信息共享上做文章,比如说马云他们,(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互通互联的基础上的。

  其实物联网也不应该叫物联网,它就是一个感知体系,一个感知互动系统。

  物联网终端里面有很多的传感器,这就相当于人的五官。不仅如此,这个终端是智能化的,里面还有CPU、有大脑。多个终端之间形成了一个体系,这就是物联网。团队里的成员是智能化的,通过成员协作形成的团队,能力则远高于智能化成员。

  刘海涛说:“物联网的社会属性究竟怎样在运作?比如,我们给上海浦东机场做了成千上万个终端,铺在地上,这个是物联网、感知的终端,这成千上万个终端,我怎么来管理它?”

  “我们采用类似于社会组织的架构来解决管理问题,和政府进行社会管理一样,形成组织架构。”

  物联网众多终端,会自发地形成簇,通过均衡算法,要让它最好是七、八个一簇,然后从簇中再选出个“簇头”,这个“簇头”就好比是“班长”。然后,各个班又会选出“排长”,再依此类推选出“连长”、“营长”、“团长”。这个过程中,若是某一个“班长”、“排长”的电快耗完了,还会重新“选举”。这就类似于人们的社会组织行为,这种行为互联网做不了,这是物联网的第一级社会属性,是海量终端的管理体系。

  光有体系还不行。比如战场上布下这些终端,形成感知终端的体系了。现在来了两辆坦克,可是它跑来跑去,它才不管你的什么感知体系呢。那怎么办?

  这个坦克事件发生时,物联网的第二级响应就开始了。它会根据坦克的行动,自动形成新的组织体系、新的分工。坦克到哪里,新的感知体系就相应自动形成。不仅如此,第三级的响应也随之开始。第三级是在新的分工下,各个体系开始协同工作。

  这就是物联网的社会属性,是超越互联网、超越智能化的全新体系。

  智能化和物联网究竟有什么差别。举个例子,现在的交通是智能交通,现在的智能交通能干什么?“红灯停、绿灯行、路过马路左右看”,这是我们从小就被大人教的,叫红绿灯控制车流量。物联网交通变成什么了?变成车流量控制红绿灯了,它绝对比智能化高。

  回到先前那个话题,小偷破门而入、顽皮的孩子从窗外扔进来一块砖头,被激活的物联网终端反应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智能家居推广不了?它老是误报。因为它的终端是固定架构、固定分工,而固定架构一定适应不了物联网,物联网的架构是“大象无形”。

  万亿市场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物联网整体市场规模高达7500亿元,中国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预计,其未来一段时间的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30%。物联网的主要市场在于现有垂直行业的衍生,从汽车、家电、可穿戴,到交通、能源、工业4 .0,物联网几乎覆盖了所有行业。

  当然,这些数字还远远不能描述未来物联网产业的规模。刘海涛说:“我用物联网金融为例子,来给你说说看。”

  先从互联网金融说起。

  传统的金融,信息不对称。互联网金融让金融信息对称了,但是这个对称信息从哪儿来的?是人输入的——互联网的所有信息都是人输进去的。那么,这个信息的信息源可能是假的,甚至可能是骗子,这是互联网。

  而物联网金融所有的信息,都是通过物联网的终端,以社会属性的架构,从实体世界感知后对镜像的反映,它有假的吗?没有。都是真的,没有骗子,只可能有不准确。

  物联网带来了金融信用体系的革命,这个不得了。它将使我们的投资、银行、保险 、证券、P2P、众筹等都发生根本的变革,改写整个金融的体系架构和商业模式。

  银行怕贷款收不回来,有抵押物就好办。好的抵押物是什么呢,是房子、土地,因为不动产跑不掉。但用动产抵押,人们会担心,比如钢贸、铜贸、铝贸全都会出事——动产被弄走了,或是重复质押,银行就很头痛。若是采用物联网,对动产实现全程无遗漏地监管(这个智能化是做不到的,因为智能化是固定架构的,做不到这个全程监管),对银行来说,就把动产变成了不动产。

  刘海涛瞪大眼睛说:“这个事件有多大?全国大概平均每年有70多万亿的动产,2015年的动产交割额差不多是288万亿。按照国际惯例,动产贷款量大概占动产总量的60%-70%。而中国当前大概只有5万亿左右的动产贷款,却有70多万亿动产。”

  “这5万亿动产贷款里面,钢贸、铜贸、铝贸这些领域,全都事故频出。所以,如果物联网的手段用到这个领域,就能给国家盘活30万亿-40万亿的资金,这会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什么样的效果?想想都吓人!”

  “另外,物联网能让投资发生深刻的变革,我们感知集团的发家就靠这个。”

  刚开始创业时,刘海涛找了一笔2500万元的贷款,收购了南京一家做微水在线监测的公司,它只有单一产品。团队对它进行物联网化改造,形成多样化产品,然后将它变成系统解决方案,完成第一个中国智能变电站——无锡西泾变电站。两个半月,公司估值翻十倍。

  刘海涛还用800万买了一家无锡的企业,它是做事后追踪型安防的。物联网化改造后,就变成事先预警(安防).13个月后用一半股权融资,估值5.5亿,翻了70倍。

  “核心其实就是物联网和投资紧密结合,用物联网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

  物联网银行、物联网保险都是物联网对金融行业的改造。利用物联网对传统产业的改造,2个半月升值10倍,1年升值70倍,它怎么做到的?它就做两个环节:一个是技术改造;一个叫模式再造。

  刘海涛说,使物联网技术、物联网体系和投资结合的时候,要把投资的“资”变成资源的“资”,而不仅是资本的“资”。

  物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说到底是西方思维,而物联网思维,则是中华思维。”说到思维层面,刘海涛开玩笑说:“我的大脑聪明是有生理依据的。”

  他近期出差去了一趟日本 ,顺道做了一次脑部核磁共振检查。他说:“医生说我脑花长得特别漂亮,沟回特别多。”

  实际上,刘海涛的成长并不顺利,“三岁半才开口说话”。

  “我小时候是在新疆乌鲁木齐附近的山沟里长大,有段时间住在大沙沟,那里是没有学校的,我小学没上全。”

  “在那个地方我只有孤独思考,和外边世界联系的,只有自己的一双眼睛。”

  刘海涛自豪地说,他5岁时候,父亲教他从0到9十个数字,他把它们演变写到99,“非常非常有成就感。”

  “小学上得不全,这让我的思维方式没有受到传统教育太大影响。现在回想起来,这可能是好事。”

  刘海涛初中没考上,语文和数学两门课加在一起才84.5分,没一门课及格。后来,刘父找关系把他“塞”到共青团子弟学校。“初二以后成绩才上来的,初三以后基本上是全班第一了。”

  刘海涛说,他从小一直性格内向,不善表达交流,导致上大学期间出现严重的神经衰弱。大一快结束时,被迫休学一年,医生说神经衰弱太严重没办法坚持学业。

  “休学完回到学校,我觉得与人交流最难的方式就是和异性说话。那时候我一看到异性就脸红。当时特别流行跳舞,学跳舞就有这样一个好处,陌生女孩你得去请她跳,还要不怕被拒绝。这招真的很管用,跳了一段时间舞,我的性格逐渐开朗起来。”

  刘海涛说,大学之后,他学的专业是原子核物理学。核物理学是“最理论物理学”的理论,这个对他思维方式影响很大。

  “我当时上高等量子力学课时,老师上课的第一句话很震撼,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们知道高等量子力学研究的是什么?高等量子力学研究的是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东西。’”

  刘海涛说,这句话道出了量子力学的核心灵魂。它研究的是几率分布,几率分布不就是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东西么?思维方式的影响深入骨髓。量子力学、相对论,虽是物理学,但其实它也是一个哲理,是人生哲学,是在社会体系里面得到充分体现的理论。“学习过程中,我有很多次机会出国的,但我都没去。”他坚定地认为,中华文化有着最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

  刘海涛说,说了自己这么多的思维背景,我们再回到互联网和物联网这个话题来。互联网思维追求的是人人生而平等的思维,物联网不是。物联网是一个社会化组织架构的思维,不是平等思维。人其实是不平等的,这不是说你地位高或是我地位低,而是“在处理不同事件的时候,你的能力和我的能力是不同的”。你的长板和我的长板是不一样的,从这个角度看,人和人肯定是不平等的。

  互联网是“以人为本”的思维,物联网是把人看成实体世界的一部分,它追求的是人与实体世界的和谐共存、共同发展。人和自然界是平等的。

  因此,互联网把人类提高到一个虚拟世界的高度,物联网使人类再次回归到了现实和实体世界。“这是一个螺旋式上升过程。”

  互联网是大数据思维,物联网是大事件思维;互联网是一种思辨思维、推理思维,物联网是高度自适应的“中医思维”。

  “真正的大国不仅靠经济和军事,更重要的是靠思维方式来影响世界。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有可能实现从西方思维主导向中华思维主导过渡,物联网就是这个桥梁。”

  2015年5月20日,国际标准组织(ISO/IEC)的物联网标准化(WG10)大会,同意中国主导的物联网体系架构国际标准项目,刘海涛团队继续担任该体系架构项目组主编辑,中国提交的提案成为该标准的主体内容。物联网的标准化是国家在该领域综合实力的体现,而架构标准则是标准化的核心,就像宪法之于法律的意义。

  这开创了ISO60、IEC100多年来,第一次由中国从提案到标准编写、主导未来信息基础网络架构的历史,代表着该团队在物联网领域国际竞争中站到了新的历史高点。

  刘海涛团队代表中国,在与美日等国经历一年多、四轮争夺战后,最终拿下国际标准物联网架构设计和主导权。刘海涛自豪宣称:“互联网标准是美国人主导的,物联网标准是中国人主导的。”

  “中国好不容易在全球一个领域中领先一步、好不容易在世界一个前沿点上说话算数。把这个机会丢掉了,我们就会是历史的罪人。”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